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5年5月26日 星期二

教學這條路

一直以來,Peter Fu就是個很愛講話的人...
或許是這樣的性格,讓自己在醫院裡,很喜歡和學弟妹說話...


對教學的興趣也是這樣培養而來...
和學弟妹們分享臨床經驗,也分享生活經驗...

上星期接到通知,自己被醫學生們票選為優秀教學醫師...
2015年的現在,心中有許多感動...

為了找出這張照片,我發現不知是否是巧合,
還是每年實習醫師結業都是同一天...
竟也是2007年的5月25日...

接下"最佳教學住院醫師"獎狀的自己,下台後眼眶含著淚,心中五味雜陳...
因為那時候的自己,兩個月之後就必須離開從小長大的長庚醫院...

去了台中之後,當時老板的聲望如日中天...
在他的庇蔭下,雖然才剛當主治醫師沒多久...
也有教醫學生,帶實習生的權利...

2008年和法師成立了外傷電力公司...
針對急性腹症與多重外傷處置,狠電每一次報告的學生...
每次被"抽到"要報告的同學,常會很緊張地來找我...
(據說外傷電力公司的報告壓力之大,
讓同組學生為了要誰報告傷透腦筋,還有人因此吵架~~)

當他們問我該準備什麼時,我也總是笑笑地說:
"準備一頂鋼盔好了~~"

不過這樣的模式,很快就建立我們的風格...
Peter Fu剽悍不留情的電人,佐以偽善的法師扮白臉摸摸頭,
講一些什麼"同學其實準備很認真"之類的鬼話...

成效反應在學生對病例報告的品質上...
學生的回饋意見也從"請傅醫師不要那麼兇",變成"雖然壓力很大,但收穫很多"...

(2009年5月)
當時和不少學生,變得跟朋友一樣...
如今我帶的第一批學生,今年也都要升主治醫師了...

後來決定離開台中...
準備離職的那段時間,有不少長官慰留...
當中令自己印象最深的是系主任約我吃飯:
"醫院可以沒有傅醫師,我希望學生不要失去傅老師"...

那是我第一次因為自己的離職,感到罪惡感...
可惜決定就是決定,我也只能含著淚水向系主任道別...

重返長庚醫院之前,先在自己母校所屬的醫院服務...

可惜繁忙的行政事務還有人事鬥爭,讓我沒有時間沒有機會教學生...
沒有學生在我的團隊,沒有我上課的時段,沒有學生來跟我的刀...
儘管我在前一家醫院已經呼風喚雨,
在一個新的地方,也只是個屁...

直到某一天夜裡,我剛開完一台急診刀,送病人回加護病房...
離去前,我看見值班的實習醫師坐在護理站...
手上的滑鼠滾輪,在病人的電腦斷層影像上來回轉動...

我不確定他是否會看...

我了一張椅子到他旁邊:會看嗎?有沒有人教過你看?

他搖搖頭,一臉迷惘的表情,可能是不會看,也可能是疑惑眼前這人是誰...

我花了二十分鐘,從肝臟到腸子,用我平常教學的一套...
一對一跟他講了一遍...

我離開前,他問我:請問你是那一科的醫師?我明天可以再跟你學嗎?

"可以啊,你願意學,我就願意教..."
(這是我常對學生講的一句話)

隔天我接到他的電話,跟我約在加護病房...
和前夜不同的是,他帶了也是實習醫師的女朋友來聽...

第三次,他的女朋友又帶了另兩個同學...

就如同繁殖一般,我們從加護病房的一台電腦...
慢慢進展到借討論室,然後到二十人的教室坐滿...

這樣的口碑與力量,總算讓高層看見...
隔年我終於再度開張了外傷電力公司...
我可以主持討論會,帶學生開刀,讀論文,寫論文...

這是我要離開那家醫院時,同學們送我的禮物...

兩年多前重回長庚醫院...
雖然這是我夢寐以求,想要再回來之地...
但那種一切歸零的恐懼感卻揮之不去...

跟一位自己很尊敬的長輩討論這個問題...
他只是說:只要有實力,人家很快就會知道.....

2015年,謝謝支持Peter Fu的每一個人...

謝謝,我會繼續努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