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yahoo.com.tw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7年5月19日 星期五

補償

外傷急症外科門診,有一個三個月前頭皮撕裂傷的老人來開診斷書...
陪病人來的是他兒子...


由於已經沒有醫療問題,瞭解需要後Peter Fu準備開始打診斷書,
這時病人的兒子問我:「上次來急診縫合的時候,為什麼沒有檢查腦部?」

由於三個月前的急診並不是我看的,所以我調出病歷瞭解狀況...
當時意識清醒,沒有腦部受傷的證據,
所以急診同事在傷口縫合後,讓病人觀察幾小時後回家...

「我覺得急診太草率,撞到頭那麼嚴重,為什麼不做檢查?
我當時不在急診,不然我一定跟那個醫生抗議...」

我看著電腦瑩幕,對這句話當做沒聽到...
在我的認知裡,這種事情沒什麼好多做解釋的...
因為民眾會擔心腦部受傷,而要求做檢查,這種事情常有...
但畢竟事情已經過了三個月,況且病人也沒事...

家屬有什麼抱怨,讓他唸個幾句就算了...

「上次急診沒做檢查,我要求現在一定要做!」
「你們急診已經錯一次了,在門診就該補救!」

聽到家屬這麼說,我慢慢抬起頭來:
「補救什麼?有人犯錯嗎?」

「老人家撞到頭破血流卻沒做檢查,這不是錯嗎?」

「我覺得急診的醫師很厲害。既沒讓病人多照幅射線,
也沒有因此發生什麼問題。應該要表揚一下...」

「那我現在要求補做檢查不對嗎?」

「都過三個月了,當時沒做檢查都沒事?這段時間都很正常,
為什麼要做檢查?」

家屬可能知道再多講我也不會妥協,所以拿著診斷書就離開了。

當醫師這些年,我完全理解醫師與家屬對許多事情有認知上的不同,
所以我可以理解家屬對診斷有疑慮,而提出做檢查的要求,
我也很願意向他們說明我要做檢查與不做檢查的理由...

可是明明有很多的狀況,根本無關乎「醫學知識」,
完全是因果邏輯的問題,甚至是態度的問題...

就如這樣的案例,若是受傷當下家屬向我要求,
我很難說自己會不會安排檢查...

但經過了三個月,時間已經自動告訴我們沒事,
怎麼會因為當時沒做,所以心有不甘,現在要求「補做」?

下次我要去某家餐廳,跟店家抱怨一下:
「三個月前我來吃飯沒吃飽,今天要補個甜點給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