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yahoo.com.tw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8年1月18日 星期四

醫療費用

跟台灣的醫院一樣,美國這邊每天早上會討論前一晚的外傷病患...
由住院醫師報告病情與處置,主治醫師再補充說明或提問...
「這是一個六十歲女性,主訴在超市跌倒全身疼痛...」
「腦部電腦斷層正常,頸部電腦斷層正常,胸部X光正常,腹部電腦斷層...」
住院醫師一一唸過病患做的檢查...

剛來的時候,我對這個現象感到不可思議...
美國醫療不是很貴嗎?怎麼檢查做這麼頻繁?甚至到了我覺得浮濫的程度...
本以為只是個案,但幾乎每個看起來根本沒怎樣的小傷,
急診幾乎都是電腦斷層大放送...

有天忍不住問這邊的醫師,你們怎麼看待醫療費用的問題...
他聳聳肩,似乎不理解我為什麼這麼問:「現在的病患抱怨很多,如果有個什麼小傷沒檢查出來,他就會告醫院。所以我們就做檢查證明他沒事,反正醫院會寄帳單給他。」

前陣子彼得水生病,我們第一次在美國看病。
這時候才知道美國看病的費用是真的很高,所以沒有保險真的會死人。
但同樣地,因為醫療費用很高,而且又轉嫁到保險公司,所以保險費用就會很高。

這是一個循環,民眾繳很多保費,保險公司付給醫院很高的醫藥費,醫院提供民眾很高品質的醫療,而這樣的高品質就是建立在「民眾要繳很多錢」之上。
(姑且不論檢查可能的副作用或後遺症,單就「掛個急診就可以做很多檢查這件事」,我相信是大部份民眾都很愛的,也確實可以讓醫病雙方都放心,沒有漏掉什麼問題。)

我過去的幾年,曾經寫過幾篇論文,討論檢查適應症與醫療費用的問題,結論都是導向醫療檢查可以有條件地使用,以減少醫療支出。

可是這樣的論文,在投稿過程並不順利。

我現在才知道,這對歐美這些進步國家,根本不是他們在意的問題。反正使用者付費,付了錢自然可以做檢查,想得到好的醫療品質,要不直接付一大筆錢給醫院,要不就每年繳一堆保費。

台灣醫師每天東擔心西考慮的問題,已經跟不上其他國家的腳步。

我們的循還是反向的,由於民眾對調整保費的「零容忍」,因此政府無法調整保費,在得不到保費收入後,保險公司(健保署)只能減少對醫院的給付,醫院(擔心或實質)得不到給付,於是對藥品、檢查、處置變得斤斤計較。

受苦的是民眾。

民眾很怕自己得不到好的照顧,怕被誤診了什麼或少給了什麼;醫師又何嘗不是呢?病人怕被我誤診,我更怕誤診病人被告~

可惜我們受到許多限制,國家對醫師的要求是「錢要用在刀口上」,猶如軍人拿著槍但子彈有限,在對方沒開火之前不能開槍,以免錯殺敵人浪費子彈。

前陣子有個要調漲健保費的新聞,我稍微瞄了下面的留言討論。
不意外地當然是罵聲一片,許多人認為應該把「詐騙健保的醫師醫院抓出來」、「把健保署的冗員開除」、「把濫用健保資源的民眾退保」。

講得都有道理,我也不否認這樣的問題確實存在,可是這是根本的源頭嗎?
根本的問題難道不是想用第三世界的支出,獲得超英趕美的醫療水準嗎?
而長期以來 遭到道德綁架的醫界,大家都怕被覺得講錢失了格調,沒有人敢真的勇敢大聲理直氣壯地說:「我可以給你最好的醫療,但是請付錢!」

當然我承認自己只是膽小鬼,只敢在網路上講講自己所見所聞。

只是反思當自翊於醫療水準世界一流之時,究竟所付出的是否足以支付這世界一流的醫療水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