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3年11月8日 星期五

決定

昨天的門診,一位上個月開刀的老太太回來追蹤...
聲若洪鐘的他,完全無法和手術前的模樣相提並論...

手術傷口與飲食胃口都恢復相當好...
離開診間後,我告訴跟診護理師:你知道他的家屬原本已經放棄急救了嗎?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時間回到一個月前,Peter Fu的值班日...
急診有個休克的老太太,血壓只剩40-50,而且是用了大量強心劑才有的結果...
檢查的結果是腸穿孔合併腹膜炎...

身為當天的值班外科主治醫師,被會診幫病患手術...

我照例向家屬說明手術的目的與細節...
當然也得告訴他們,手術的風險與死亡率相當高...
畢竟一個已經重度休克的病患,誰都沒把握能夠救活...

就算真的把命給留了下來...
會不會因為腦缺氧而永久昏迷?
又或者脫離不了呼吸器,而需長期插管?
這些都是未知數...

家屬聽完我的說明,覺得勝算不大,因此打算放棄手術...
"我們幾個兄弟姊討論過,媽媽年紀已經快要九十歲,
既然風險那麼高,那就不要讓他那麼痛苦了..."

要是平常時候,我一定努力說服家屬拚一拚...
畢竟不戰而降很可惜...
但這位病患則不一樣,連我自己都覺得病人可能過不了關...

我尊重他們的意願...
當然,既然連前端的積極手術都放棄;
那當心律停止時,所做的心肺復甦術更沒有意義...

家屬連最後放棄急救的聲明也已經簽妥...

這個病人的治療轉向消極的等待,等待死亡...
按照當時的狀況,應該很快就會到來...

我則在急診忙著處理其他病患的會診與手術...
沒多久又遇到這一群家屬...
"醫師,我們改變心意了,與其在這裡等死,還是拚一拚吧!"

幫病人手術是我的職責...
但接到這樣的任務,心裡一點開心的感覺都沒有...
因為我完全沒有把他治好的把握...
替一個橫豎都會死的病人手術,只是替自己增添一筆敗績罷了~~

可是這是我無法拒絕與逃避的責任........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手術後一個月,病患終於出院,走路出院,走路回來門診...
護理師沒辦法把我剛才說的故事,與眼前的老太太聯想在一起...

這個故事可能的結局當然也包括不手術,病人死亡...
拚命進行手術,病人死亡...(當然也包括醫師被告與不被告~~)

面對生死的決擇,我們知道的太少,能做的更少...
很多一念之間的決定,影響往往相當深遠...

或許身邊已經太多和醫病關係惡化的例子,
偶爾還是需要這樣的故事來鼓勵自己...

救人一命,這是我們行醫的初衷,也是醫師最原始的價值...........

1 則留言:

  1. 大前輩柯文哲說過:園丁不能改變季節,只是讓花在春夏秋冬之間開得好看一點,
    而醫生就像生命花園的園丁,並不能改變生老病死,只是讓人在生老病死之間活
    得好看一點.
    凡是不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我心,這就夠了.


    回覆刪除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