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yahoo.com.tw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5年4月26日 星期日

堅持

這些年面對病人,說明病情是一定必要的...
很重要的技巧是將艱澀的醫學名詞,用簡單的語言讓民眾理解...
確實醫學知識或醫療專業,大部份人都不太懂...


在種種疾病中,我覺得胰臟腫瘤是最難讓醫病達成共識的一種...

因為除了醫學知識的鴻溝之外,還包含著邏輯辯證...


這種腫瘤的可怕在於沒有症狀,往往發現時都已經晚了...
最常出現的表現是腫瘤瘤壓迫到膽管,造成全身發黃(黃疸)...

這是一個很典型的"臨床診斷疾病"...

為什麼說臨床診斷呢?
基本上,這裡的腫瘤很少有良性的...
其次,很難在完整切下來之前,就知道它到底是什麼...
所以當病人的"臨床症狀"出現,再加上影像的輔助,就應該建議他開刀切掉...

而這會是一個很大的手術...

xxxxxxxxxxxxxxxxxxx要開始說故事了xxxxxxxxxxxxxxxxxxxx

幾個月前有這麼一位病人,全身發黃來掛急診...
Peter Fu初步的判斷,就如上述所說,應該是胰臟腫瘤造成膽管阻塞...
於是幫他辦理住院,做進一步的檢查與治療...

無論是電腦斷層或核磁共振,再再都指向腫瘤的可能性...

於是接下來的幾天,開始了一連串與病人和家屬的邏輯辯證...

病:你說這是腫瘤,那是良性還是惡性?
(我絕對理解,這是每個病人聽到腫瘤的直覺問題)

P:目前無法確定,不過強烈懷疑是惡性,基本上,這個位置的良性腫瘤很少...

病:既然你說不能確定,那是否要確定一下?
(這也是一個很合乎邏輯的問題)

P:很難確定,因為腫瘤在腹部深處,要取得化驗的檢體不容易,
可能得用很長的針插入體內,這得冒很大的風險...

病:跟手術比起來,這樣的風險還比較小吧...
手術的風險都可以冒,為什麼切片的風險不能冒?
(我同意,這非常合乎邏輯)

P:好...就算冒險去切片,也不能完全確定,
因為當切片報告顯示無惡性細胞時,
我們沒辦法判斷,究竟是真的沒有,或是取得的檢體不足,
畢竟穿刺能取得的細胞有限...

P:而且,不論結果是良性惡性,
它就是一個那麼大的瘤在那裡,就是壓迫了你的膽管,還是需要治療啊!

病:讓我考慮一下吧,在我的邏輯中,一定要確定站穩一步,才願意踏下一步...
聽起來你的說法是將治療建立在假設之上,
這有違我的原則...
(病人非常的客氣,我們沒有任何不愉快,我相信純粹是觀念不同...)

當彼此的溝通,已經從醫療專業,升高到哲學的層次之後,
我知道自己沒辦法說服他...
於是在膽道支架放置後,阻塞問題獲得了解決...
我幫他辦理出院,讓他自己考慮一下...

他有他的執著,我有我的專業...

接下來的幾次門診,雖然我還是做著一樣的建議...
但他始終沒被我說服,堅持的態度讓我不禁懷疑,
說不定自己真的看走眼了,那怕機率很低,還真讓他遇到不是胰臟癌的良性瘤...

很長一段時間,他沒有再回來門診...

前不久剛好又是自己值班,急診醫師打來會診:
"有一個你的老病人,需要你的協助...."

打開電子病歷與影像,我想起這個病人與他的故事...
然而眼前最新的電腦斷層讓我傷心...
肝臟肺部全是被腫瘤擴散的陰影...
照這樣的影像,可能沒有幾個月了...

當家屬向我詢問是否有機會切除時,我告訴他們只剩化療一條路,
而且要做最壞的打算............

看到病人眉頭深鎖時,我心中完全沒有那種"看吧,早說該聽我的!"的快感...
反而很替他感到難過...

生病的人沒有錯,堅持自己的原則也沒有錯...

只是這份堅持,堅持到命都沒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