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yahoo.com.tw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5年4月7日 星期二

丑態

最近的大新聞,飛官招待藝人去看軍機...
很多東西可以討論,很多東西可以罵...
這些都不需要我去講...


可是把阿帕契頭盔帶出去當變裝玩具...
我覺得這代表的不是大家講的軍紀問題或國安問題...

這是個很悲哀的作法........

我相信在做這件事的原始目的,只是為了"炫耀"自己的與眾不同...
帶你坐超跑不稀奇,帶你坐阿帕契才威~~

但是與眾不同又如何?

我始終相信,每個行業都有他的獨特性,以及外人不知道的一面...
很多人對醫師的工作很好奇,外行人總會天馬行空地問我很多怪問題...
一樣的,我對醫療外的工作也完全不懂,
我曾經有一次,很無聊地詢問7-11大夜班工讀生,他們補貨的流程...

我有一群做大生意的朋友,每個月也都會和他們聚一聚...
他們的身家或許沒有那群權貴上百億,但至少也有幾十億...
和他們在一起,我當然賺得沒有人家多...
可是我的腰桿挺得很直,並不覺得沒他們有錢就矮他們一截...

因為我有一個跟他們不一樣的職業...
這份職業給了我在金錢之外甚至是金錢之上的光榮感...
所以我從不覺得和這些有錢朋友在一起有什麼好自卑...

人家或許會對我的工作"好奇",對我能每天經歷開腸破肚的畫面感到新鮮...
但這份新鮮感,不值得讓人家尊敬...
讓人家覺得我不一樣的,是我們的專業,
讓人家尊敬我,是那份能用專業來救人一命的成就感...

以前有次跟他們跑趴,他們跟我開過類似的玩笑:
"Peter,改天帶我們大家去參觀一下手術室吧~"
我當然只是笑笑的敷衍他們...

除了現實中我不能這麼做之外,
我並不覺得需要用這種方式來展現有別於他們"很有錢"之外的獨特...

理論上,我如果要弄幾套手術服,甚至偷幾支手術室器械到醫院外面...
當大家在玩變裝趴的時候,我打扮成手術室的外科醫師,或是科學怪人...
還是帶幾個朋友,叫他們換上手術服,偷偷跟我混進手術室...
技術上一定做的到...

但如此消費自己的尊嚴與專業,我會認為很悲哀...
外行人除了覺得"哇!好酷!好新鮮!"之外,也不見得會多尊重我一點...
人家尊重的是我的專業與職業,而不是尊重這份專業所帶來的特權...

人家看我只會像看小丑一樣....

飛官讓人家尊敬,是那份保家衛國的職業,還有開戰鬥直升機的獨特技術...
並不是"能夠讓我看到飛機,或是戴戴頭盔過乾癮"的特權...

無關於這次的社會事件,只是呼應自己一直以來的觀念...
我向來很喜歡也很尊重自己的工作...
也唯有這樣的自重,才能贏得別人的尊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