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6年6月20日 星期一

夕鶴

有時候我很佩服一些病人或家屬...
(這裡的"佩服",並不是挖苦,而是發自內心的讚嘆)
他們可以把每一個醫護人員都惹怒...
這種事情我實在是做不到...


在社會上行走,總會接觸到各行各業的人...
吃飯,購物,社交...
就醫也是其中的一種...

正常人即使做不到討好每一個人,
但最低限度,不會搞到每個人都討厭他...

最近有個病人,因為急性腹痛來掛急診...
在急診初步的診斷是婦科相關疾病,
但由於明顯的腹膜炎症狀,
也不能完全排出和腸胃道相關,需要立即手術的腹部急症...

病人第一個惹毛的是急診醫師:
"到底是婦產科?還是外科?你們大醫院怎麼還檢查不出來?"

會診了婦產科之後,病人第二個惹毛的是婦產科醫師...
當婦產科醫師向病患說明超音波檢查結果,以及可能需要開刀的建議時,
家屬的錄音機就一直貼在婦產科醫師前面:
"為什麼要開?怎麼開?風險?你說清楚!"

這樣的態度,當然沒人想幫他開...

所以治療計畫轉趨保守,先住院打抗生素再說...

第三個惹毛的是外科醫師,錄音機一樣是大喇喇地開著:
"一下是婦科,一下是外科,你們到底行不行?"

第一個被會診的婦產科醫師火了,明白在病歷上寫下:
"我與此病患已無互信基礎,因此不適合由我收治住院..."

病人又開始抱怨,自己變成人球...

急診沒辦法,再找了另一位好脾氣的婦科醫師...
也很罕見地,第一次會談就把他給惹火...

就在人家願意收治住院之後,不知道家屬當中哪裡來了一位自稱醫師的人物,
對病房的處置頤指氣使,要求用最後線的抗生素...
並且說我們在亂搞病人...

這讓被惹火的婦科醫師也受不了,輾轉又找了第三位醫師...

這位醫師見病人痛得不像話,再打多少抗生素都不會好...
因此冒著被全程錄音的不舒服,建議他接受手術...
"我不要開刀,我覺得我好多了..."

既然不開刀,那就繼續藥物治療吧...
"你們這樣拖,要把我的病情拖到什麼時候?"

醫師耐著火大的性子問他:那你的打算是什麼?

"我怎麼知道?你們是大醫院,你們才是專業啊!!"

最近聽到這個故事,我一方面慶幸自己不是苦主,
一方面我相信自己一定也會是被惹火的對象之一...

病人到現在都還在不好不壞地擺著,沒有人想幫他...
至少沒有人真心想幫他...

有時候醫療出了意外,姑且不論是否有疏失...
家屬或病人有不友善的表現,並不會令人意外...
但這中無冤無仇,擺明來醫院找麻煩的病人...

我佩服他,我也同情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