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9年6月26日 星期三

勸說這件小事

關於「勸進」這回事。


前兩天值班,有好幾個膽結石的病人住院。膽結石這種病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不開刀基本上不會好,但若要說是否非現在立刻馬上手術,那倒也未必。

所以一直以來,雖然我都會建議病人要開刀,可是多半的答案都是想先回家考慮一下、或是暫時不想開刀。(顯然我的說服力與病情嚴重度的說明都不夠,所以病人都不想讓我開刀~)

對於病人來說,眼前這個醫生可能認識不到幾分鐘,又或者多半來掛急診時,都沒有心理準備需要手術。而我又做不到很強烈地「勸說」,無論是能力上或心理上。

撇開病患專程慕名而來不論(這種病人多半是打聽好、也做好要手術的心理準備才來診間),初次見面就要做到讓病人「接受眼前醫師建議而手術」,那幾乎是一種藝術性的表演,結合了臉部表情、肢體動作、研究數據、人道關懷與略帶威脅(不開可能會....),而這是一個醫療專業與醫病溝通兩者需要兼備的能力。

因此除了一些真的不開沒命(內出血或腹膜炎之類)或是已經深植民心就是需要開刀(例如闌尾炎)的疾病之外,我對病人勸說手術的勝率極低。

大概我一向都是那張撲克臉,淡淡地告訴病人「我建議開刀」、「不開刀不會好」、「我建議你認真考率」,最後再補一句「沒關係,你可以慢慢考慮,不然就先出院門診再說」。

然後病人就出院了~~

有時候我會很扼腕,在很瀟灑地讓病人知道「我不是非幫他開不可、他也不是非找我不可」後,病人就真的去找別人。

行醫這些年,一直很佩服某些前輩(其實跟我平輩甚至學弟妹中也有),可以很有自信不帶任何一點猶豫地勸說病人開刀,彷彿不開刀就非死不可,自己是上天派來的救世主,然後病人都會接受勸告接受手術。

同一天查房,當我幫一個不接受手術建議要出院的病人辦手續時,隔壁坐著一位前輩,後頭是一群病人家屬:「這是你爸爸的膽,石頭很多,不處理會發炎、發炎會敗血症、敗血症會死。不趕快處理,下次就來不及了。我知道你們都很孝順,應該不希望將來有遺憾吧....balabala」

接下來真的是一場讓我大開眼界的藝術表演。

更戲劇化的是,家屬握著前輩的手,一把鼻涕一把眼淚:「醫生,那就拜託你了~~」

我真的太遜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