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9年6月9日 星期日

所謂的把握

十多年前剛當主治醫師的時候,還不太懂得如何「有自信卻又不把話說太滿」的病情說明。


曾經因為自己資淺都沒有病人,在為了留住病人給自己開刀的心態下,做了某些超過自己能力的承諾,後來發生併發症時,還得花更多力氣來解決。也曾因為矯枉過正,每個病人的病情都說得很嚴重,家屬問什麼都回答「不確定」、「很難說」、「不敢說」,一臉菜鳥樣再加什麼都不敢承諾的病情說明,根本得不到信任。

有個長期洗腎、心臟病、糖尿病的老太太,在家裡突然昏迷送到急診,到院時已經敗血性休克。檢查的結果是大腸穿孔合併腹膜炎,因此會診外科醫師處理。

評估完病人狀況,需要進行的治療應該是盡快手術,把肚子裡的糞便膿瘍洗乾淨,切掉穿孔部位的大腸,然後做人工肛門。

病人已經昏迷插管,我在急診跟家屬們說明目前狀況與治療計畫。由於狀況危急,我建議他們盡快做出決定,當然我也必須附帶說明死亡與後續併發症的風險非常非常高,必須要做病人會出不了院的心理準備。

家:「手術的成功率有幾成?」

P:「死亡率有八成以上,存活的兩成也非死即傷。」

家:「既然手術的風險那麼高,我們不想開刀。」

P:「家屬的意願我當然尊重,我只是基於職責來向你們說明。病人遇到問題,急診醫師幫你們發現問題,外科醫師的工作是解決問題,目前病人遇到的問題,只有外科手術有機會解決。」

家:「我們想先嘗試保守一點的治療,坦白說,聽完你的說明後,我們一點開刀的意願都沒有。」

聽完他們的說法,我只是微笑一下。要是當年的自己,可能會對家屬不接受我的建議感到生氣,也可能會想繼續說服他們。

P:「其實我也坦白說,你們不想開刀,我也不想開刀。沒有一個外科醫師不希望病人手術後都能順利出院,要開一台幾乎注定會死亡的手術,我也沒什麼意願。不過沒關係,你們想一想,我尊重你們。」

離開急診前,我在病歷上記錄了這段談話過程,包括已詳細說明手術的必要與外科醫師已盡力說明與建議等等。

又過了一個多小時,急診醫師打給我:「剛剛那個病人,已經用上三種升壓劑了!血壓還是拉不上來,家屬願意手術,不過還想再跟你談一下。」

P:「如何?決定好了嗎?」病情急轉直下,我相信不必多說他們也知道,所以我到現場時,直接開門見山。

家:「請問你是外科醫師嗎?我想聽聽內科醫師怎麼說,我還是覺得能不開刀就不要開刀。」有一位稍晚才趕來,我先前沒遇過的家屬問我。

「我表哥的意思是不開刀的話,存活機率有幾成?」對於他的問題,反而其他先前與我談過的家屬有點尷尬,所以病人的女兒趕緊接話。

P:「零。」

家:「零!?這麼篤定?」

P:「我的經驗是零,或許會有我沒遇過的奇蹟,不過你不會想拿病人的命來賭奇蹟的!」

家屬們對看了一眼,一位代表跟我說:「我們決定手術了,醫生你有把握嗎?」

(這個問題以前我很困擾,說「有」跟「沒有」似乎都不對。)

P:「這不是一個技術性很高的手術,我有把握開完。你們該擔心的是病人開完會不會好,會造成病人死亡的是疾病不是手術。」

這是把手術同意書遞給家屬時,我說的最後一句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