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21年1月5日 星期二

絕急刀

「隔著手套,我幾乎可以觸摸到生命的源頭,心臟在我眼前奮力跳動,似乎在告訴我不要放棄它。」這是十年前出版第一本「拚命」的封面文案,書裡面詳細描述了這個故事,Peter Fu的每次演講,也都會把這個故事再講一遍。

那是發生在我剛當主治醫師第一年的事,一個心臟穿刺傷到院前心跳已經停止的病人,在緊急手術後恢復心跳血壓,最後順利出院。這個故事給了我相當大的震撼,也讓我決心走上外傷醫療。

外傷急症外科的刀種很多,然而「純外傷」需要手術的病人其實不多,大部份都還是疾病造成的急症,而這些都是被我開玩笑稱為「吃飯刀」,舉凡闌尾炎、腸穿孔、膽結石等....

偶爾一次的外傷緊急手術,總是能喚起自己對這份工作的熱情。

前天的值班夜,當我剛完成前一台吃飯刀(膽結石手術)時,樓下急診同事打給我:「脾臟破掉了,血壓很低!」

「絕急刀!」

「對!絕急刀!」

「絕急」代表的是「絕對緊急」,一旦安排所有人都要讓路!和同事長期工作的默契,不用講太多,三句話幾個字就可以傳達嚴重性。

「我下去急診,有『絕急刀』!你們快準備一下!」改變打算去茶水間喘口氣的方向,我披件隔離衣就往急診衝,然後回頭囑付手術室的護理師準備。

年輕男性,脾臟第五級撕裂傷,腹腔內出血4000cc。

手術前血壓七十幾,手術後血壓回到一百多,下一站是加護病房觀察,如無意外應該可以過關。

「值班就是要這樣!這才是外傷科!」手術結束的時候,我忍不住興奮地大喊,一旁的護理師被我莫名的亢奮給嚇了一跳。其實我只是想紓發一下情緒,讓周遭的同事感染一下氣氛。

病人在麻醉科與住院醫師的護送下送往加護病房,我一個人坐在空盪盪的手術室,回想剛才的每一個步驟,回味起死回生的感覺。

「是啊~我是外傷科醫師。」我自言自語地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