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yahoo.com.tw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1年3月3日 星期四

忍無可忍,便無需再忍

每次看到這類新聞,
除了生氣之外,真的非常悲哀...

急診室"濺血"! 醫師被打爆頭

因為等不及,居然動手毆打急診室醫師,
有兩名酒客受傷,送到彰化基督教員生分院,
因為醉得一踏糊塗,加上酒客覺得醫生太慢
來治療,這兩人竟然大鬧急診室,不只破壞
電腦,把警衛打趴在地,甚至連要救治他們
的醫師,也被他們兩人聯手合力毆打,打到
顱內出血,現在還在醫院救治中。

送到急診室穿灰色衣服的男子,被滅火器嗆
傷,痛苦摸著肚子一直要嘔吐樣子,醫護人
員七手八腳要幫他治療,突然間光著上半身
一起送醫來的朋友,衝過來伸手要抓醫生,
醫生反抗的揮手,躺在病床上的灰衣男,
病就像好了,也跳起來,和朋友聯手追打醫師。


灰衣男緊抓醫生的白袍不放,醫生包夾在中間,
逃脫不了,一路被逼到了牆邊,這時候他還想
拿點滴架攻擊,攻擊醫生的他們,喝酒喝到神
智不清,一路從急診室內,鬧到急診室外,會
這麼抓狂,是因為光上半身的男子,不滿醫生
太慢來幫他看診,反而是護士舉他的手看傷,
因此情緒激動的推倒急診室電腦,再走去翻倒
注射台,連跑來制止的警衛,也被他揮掉帽子,
甚至追著打,誇張的行為,讓護理人員忍無可忍,
報警找警察來。


員警趕到把人壓制,他們還不斷在叫囂,這兩名
男子喝酒過後,跑到汽車旅館要住宿,因為要不
到房間,就拿起滅火器亂噴,搞到吸入性嗆傷送醫,
只是直到員警,要把灰衣男帶回警局,他卻突然
耍賴躺在地上,說很不舒服,所有人只好再把他
送進急診室,而剛剛無辜被揮拳的醫護人員,
也只好收拾驚嚇心情,再回來救他。

今天的奇摩新聞...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不管是在急診室或是外傷科...
這些年多多少少遇到不友善的病人或家屬...
或許是態度惡劣,或許是要求過份...

通常大家都是忍一忍就算了...
只是這種鄉愿息事寧人的做法,好像更助長了這種氣燄...

行醫的過程中,我可以接受病人對我的治療有意見甚至不滿意...
有什麼問題就好好講,真的溝通不來就另請高明...
只是對醫生動粗這種事,
讓人生氣而無法接受...

雖然我不認識新聞中的同僚,但是我絕對可以體會這種壓力...
還有這種壓力之下帶來的無奈與悲哀...

醫生也不過就是個職業混口飯吃...
有必要承受這些嗎?

抱歉,我剛才喝了點酒,所以不太清醒...
抱歉,因為我身體不舒服所以口氣不好...
抱歉,因為我替我家人的病情著急,所以才把你揍一頓...

這種鬼話留著去跟閻王爺說好了~~
根本不應該是對人言語暴力或肢體暴力的理由...

去餐廳吃飯,嫌服務生上菜慢你就掀桌子嗎?
還是把經理揍一頓?

為什麼醫生必須被這樣子對待?

請問誰可以忍的下去?

況且最重要的是,我們為什麼要忍耐?

每次遇到衝突,真的很有揍人的衝動時,
總要求自己要忍耐,總是記得前輩的提醒...
"動手就是不對,只要打人你就先輸了....."

醫生被打會上社會版,醫生打人可能會上蘋果頭版...

這個邏輯告訴我們,其實被打是活該的...
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才是我們該做的~~

公道在那裡?打回來嗎?還是告他傷害...
法律的正義我無法期待...
絕大多數都是自認倒楣,或是怕被報復就算了...

社會的正義更讓人心寒,可預期新聞報個一天就沒了...
況且社會普遍同情弱勢者...
只是相對於普遍社會上認定病人的弱勢,醫師豈不更弱?

我現在正在等待...
不是等待會有社會正義的一天,
也不是等待社會與民眾對我們友善的一天...

那一天只會越來越遠,越來越不可期...

我在等待同樣的事情發生在我的身上,
等待我因為這樣而離開的一天...

5 則留言:

  1. 今晚方便打個電話給我嗎?

    回覆刪除
  2. 急診很多意外事件發生
    追根究柢還是醫護人員人力不足造成的

    回覆刪除
  3. ER真是個高風險的地方,
    怪不得人員流動率這麼高
    ,今天日本急診醫療崩潰的
    慘狀,可能就是明日台灣
    醫界將會發生的情況。

    回覆刪除
  4. 現在的人是怎麼了????

    回覆刪除
  5. 讓我們一起見證台灣醫療大走山

    回覆刪除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