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4年7月17日 星期四

時空錯亂

八旬嬤開刀身亡 家屬抬棺攻進醫院

我每次看到這樣的新聞,都會讓我有些時空錯亂的感覺...
到底我生活在廿一世界的台灣,還是中古時代的莊園帝國?
中古時代,沒有法治,只有人治...
人與人的衝突可以不需要公權力,純靠私刑解決,
要不就在市政廳的廣場上決鬥,死生有命...

理論上廿一世紀的法治世界,人與人應該能夠坐下來講道理...
有公正且不容挑戰的公權力來介入糾紛...

醫療糾紛每天都有,全世界也都有...
個案內容我不去討論,或許醫師是對的,也或許醫師真的有犯錯...
但不管是對是錯,都該是理性的討論與公正的決斷...
假設最後的判決醫療真有疏失,那該受什麼樣的懲罰或賠償...
也該是由公正的第三方來決定...

我很少在網誌裡談醫療崩壞...
並不是因為我不在乎這個話題,而是我覺得這是時代的趨勢...
當人與人的信任感極遽下降時,我相信各行各業都會感受自己的行業在崩壞中...

但即便醫病關係已經降至冰點,最低限度該循著制度來走...

我不是沒被告過,我也不是不怕被告...
但每回接到傳票要出庭,或與律師檢察官交手時,
心情雖然差,至少我很慶幸有個讓真理越辯越明的空間...

病人有權利提告,幫病人進行任務處置(或服務),就得承擔被告的義務...
只要自己沒做錯,仲裁者又能公正客觀,理論上這都不該會是問題...
也是成熟社會的表徵...

想像一下當走進餐廳吃飯,而送來的湯裡有一隻死蟑螂時...
我們會怎麼做,又應該怎麼做?

遠古時代的做法,是當客人表達不滿時,
侍者卻狠狠兇你一句:有得吃就不錯了,還嫌!?
然後客人摸摸鼻子把蟑螂挑掉,把剩下的湯喝掉...

到了中古時代,慢慢有點權利申張的概念,但只在萌芽階段...
因此客人會把熱湯潑在侍者身上,然後破口大罵:
你TMD上什麼爛湯?老子非教訓你不可!
接著侍者就在廣場上被打死放血...

台灣比前兩者稍微進步一點...
因為客人會把蟑螂拍照上傳臉書,到各個論壇抱怨爛店...
鄉民噓爆,網友轉載,媒體大幅報導...
在消保官(代表公正的仲裁者)介入前,網路與媒體的公審已經毀了這家店...

最理性的做法該是客客氣氣,將整碗湯(含蟑螂)保留完整,
付清該付的帳款,不接受店家的折扣...
然後去醫院看醫生,拿到因為喝到蟑螂湯而腸胃炎的診斷書...
證據收集齊全後直接提告...
大家不必惡言相向,有話法院說,該賠多少由法官決定...

權利表達的方式是需要一個階段一個階段的成熟...
顯然台灣還沒走到這一步...

想像一下有人在醫院裡非預期死亡時...
(姑且先不論究竟是疾病太嚴重而病死,或真的被醫療錯誤給害死)
我們會怎麼做,又應該怎麼做?

遠古時代的做法(事實上不必真的追溯遠古,據我所知日據時代就是如此)
家屬若有不滿,老一輩醫生是會嗆回去的:死了是你命不好,幫你醫就不錯了!

到了中古時代,慢慢有點權利申張的概念,但只在萌芽階段...
因此家屬會把醫師糾出來痛打,然後破口大罵:
你TMD當什麼醫生?要你血債血還!
雖然醫師不會在廣場上被打死放血,但其實也差不多了...

要不就是把就醫的委屈上傳臉書,到各個論壇抱怨沒有醫德...
鄉民噓爆,網友轉載,媒體大幅報導...
在代表公正的仲裁者介入前,網路與媒體的公審已經毀了這個醫師...

最理性的做法該是,將就醫記錄保留完整,
付清該付的醫藥費,不接受院方的慰問金...
證據收集齊全後直接提告...
大家不必惡言相向,有話法院說,該賠多少由法官決定...

看完這些新聞,除了難過之外,我不期待短時間能見到改變...
我只能繼續在中古時代行醫,.....................

1 則留言:

  1. 台灣「會吵的小孩有糖吃」莫名的百試不厭。

    回覆刪除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