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4年7月29日 星期二

當年那通簡訊

昨晚和史迪普一起訂機票,我們總算把十月去日本的事情給搞定...
這次的目的地是橫濱與台場...
要帶彼得兔與彼得水去八景島看北極熊...
一邊討論行程,一邊也回憶起我們上次去八景島...
那已經是三年前,彼得兔還不滿兩歲,彼得水還沒出生...

史迪普回憶的是旅行內容...

Peter Fu卻想到和那次旅行相關的人,事,物.......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對於自己行醫以來的際遇,一直都是抱持著感恩的心態...
我會在工作崗位上努力,同時我也感謝每位病患與家屬的信任...

行醫的過程中,當然不可能令每個病人都滿意...
被投訴,被質疑,甚至對簿公堂也都不是沒有過...
所幸事情也都過去,沒有留下太多漣漪或遺憾...

所以我一直很感恩於自己的好命...

三年前的日本行前一個月,有個棘手的病患讓我開刀...
復原地非常不順利,甚至幾度濱臨死亡...

捫心自問我沒有做錯任何一個判斷與處置,也沒有對不起病人或家屬...
但疾病就是這麼嚴重,手術就是這麼困難...
病人真的要死,誰能夠擋得住?

可惜家屬的態度就是:只要人死了,就是你的錯...
當時我所服務的機構又因為諸多政治考量,讓家屬予取予求...

我永遠無法忘記院長在加護病房門口告訴我的話:這個病人千萬不能死...

這是天大的擔子壓在自己身上...
有那個病人可以死呢?還是長官交代不能死,他就不會死?

為了服侍這位高層關心的病患,我幾乎是住在醫院...
甚至把手機號碼留給家屬,有任何疑問或誤會都可以直接溝通...

病患在九月接受手術,但八月我已經安排好十月的旅行...
出發前再三向家屬保證,治療不會因為我的不在,而有任何耽誤...
甚至週五出發前,清晨還來看一次病人...
六日交代同事一定要確認病患的每一項治療...
我打定主意週一回台灣,就馬上回醫院...

那趟旅行,我非常感謝史迪普的包容...
當年我稍微提了一點內容,三年過後事過境遷,我覺得可以講這個故事了...

當我和史迪普在新宿吃著計畫中的豬排飯...
Peter Fu的手機傳來簡訊:
傅醫師,我父親目前病情危急,你卻丟下我父親出國旅遊,這樣對嗎?
(詳細內容我已經忘記,但語氣只會比這個更糟...)

這樣的簡訊徹底毀掉我那次的旅行...
一度決定中止旅行提前回家...

雖然後來沒那麼做,但不可否認,接下來的幾天都被這件事所影響...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三年過去,彼得一家要重回八景島...
找回當年我失去的快樂,找回我對家人的虧欠...

昨天和史迪普聊到這段往事...
當年的憤怒與壓抑早已不復見,甚至病人後來竟也康復出院...
能從這樣的風浪中挺過來,我還是充滿著感恩...

1 則留言:

  1. 最近聽到了一些事,深深覺得這家醫院的院長很沒擔當.所以傅爺會有這種遭遇也是想當然爾的了.

    回覆刪除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