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yahoo.com.tw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5年7月3日 星期五

期望落空

史迪普看著一則網路新聞,很生氣地跟Peter Fu說:
"有些燒燙傷的家屬很過份,居然對幫他家人換藥的醫護人員全程錄影!"


Peter Fu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
只是淡淡地說:
"這很奇怪嗎?在這個國家工作,怎麼還沒習慣這種事?"

史:可是他們這樣的行為,讓人覺得不被信任不被尊重...

P:他本來就不信任啊...誰說他們一定要信任的?

對話就到這裡,史迪普似乎很難想像,Peter Fu居然講這樣的話...
或者說以他對Peter Fu的瞭解,也沒料到我竟這樣看待...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行醫這些年,我已經慢慢把病人家屬對我的信任,當做額外的恩惠...
如果他們願意相信我(不管是我個人,或我所屬機構帶來的光環),
反而是我很感謝他們...

一直以來,我都這麼告訴自己,也告訴我的讀者或學生...
我努力幫病人治療,是基於自己的職責與專業...
並不是對病人有恩...
也不是為了對誰施恩才治療他...

所以我對病人的感謝很淡然...
對他們的不信任也很淡然...

我早已習慣了各式各樣的不信任...

其實不要說別的,光我告訴病人: 你需要住院(或開刀,或其他各種處置)...
病人的回答如果是:是嗎?可以不要住院(或開刀,或其他各種處置)嗎?
就已經算是最低程度的不信任了...

其他什麼拿自己一知半解的網路資訊,
或隔壁姑嗎的小舅子的大嬸婆的專業意見來反駁我的...
難道又會少過?

每次遇到我說明病情時,家屬偷偷拿手機在那邊錄音...
我會告訴他:手機要不要放在桌上?收音會比較清楚?
還是準備一支麥克風,我可以拿著講...

我敢講就不怕你錄....

或許是這樣的心理建設,有些無緣的病人會自然離開...
還願意留下來的,我會盡我所能治療,以表達我對他們信任自己的感謝...

那一定有人會講,可是這次塵爆不一樣啊!
大家都辛苦加班來幫忙耶~~

辛苦加班然後呢?我雖然知道你很辛苦,可是我還是不信任你,
(只是知道你很辛苦喔,不代表我很感謝你的辛苦)
全程錄影就是要保證治療過程沒有出錯...
辛苦歸辛苦,不能出錯就是不能出錯!

如果醫護出錯被逮到,"我很辛苦"這句話就留給跟法官說吧...
或許可以判你少賠一點...

也有人說,既然不信任醫護,那為什麼還要來就醫呢?
我直接回答他們的心理話:你以為我想來嗎?
(要不是資源有限,關係有限喬不到床,你以為我想在這裡治療嗎?)
前兩天不是一堆新聞,報導家屬對所收治醫院不滿意嗎?
對他們來說,錄音錄影只是剛好而已...
(現在)沒告你就是一種恩惠...(不過我想之後還是會)

頂泰豐的廚房是開放式的,客人可以看到自己吃的湯包製作過程...
你說有沒有人拍照或錄影?
他敢這樣開放,就是對自己的品質與製程很有信心...

很多民眾是用這樣的標準來要求我們醫護人員...

對他們來說,如果醫護什麼都沒做錯,為什麼不能讓我拍,或是為什麼怕我拍?
我只是合法保障自己的權益而已,至於你要覺得受傷不被尊重,
那也不關我的事...

這也是另一種"沒有不對,只是觀感不好"的行為...

或許早有這樣的體認...
每當有人跟我說:當一個外傷科醫師好了不起!
我只是笑一笑:一份混口飯吃的工作罷了...

病人很開心地告訴我:醫生,謝謝你!
我也只是笑一笑:不用謝,應該的...
(確實基於職責,這是應該的,不代表我對病人有恩)

病人很生氣地對我不滿意...
我雖然還沒到笑一笑就忘掉的境界...
但至少可以把心理的衝擊降到最低...

沒有期望,就不會有失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