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8年8月22日 星期三

平衡點

我已經忘記自己過去有多忙了。

昨天和一個長輩見面,長輩得知彼得兔很愛運動,於是順口說了句:「那你一定要和你把拔每天都去運動。」彼得兔的回答令我很意外、也很震撼:「他很忙,沒有空。」

孩子淡淡地回答不帶情緒,可是我聽得卻很受傷。
確實回國之後,很快地投入工作,每天都是上班、開刀、看診、上課,下了班回家也是抱著電腦繼續弄論文。

其實過去我也是這樣,多年來都是這樣。
我只是忘記自己過去有多忙,忘記自己過去是如何榨出時間陪孩子。
孩子可能也忘了,忘記他爸爸常是徹夜開刀後的隔天,打起精神帶他去動物園。

我們的記憶都停留在美國這一年。

去年剛出發前,和一位前不久剛回國的同事聊天,他說在國外最大的收穫,其實是家庭關係,一家人可以很緊密地在一起。

現在回頭想想,我完全同意這個說法。

在美國沒那麼忙,又有週休二日,每天下班可以全心陪孩子。
「我要去公園!」「好啊!」
「我要打網球!」「出發!」
「我要打棒球!」「手套拿了嗎?」
一整年的時間,我們可以陪他們作功課陪他們玩。
這是我和孩子們最親密的時候。

說到這裡,我開始懷念美國的生活了。
不是天氣、土地、風景...而是和孩子的開心時光。

昨天上了一整天班,下班前臨時有個病人出狀況需要開刀...
開完刀我匆匆地離開醫院,因為孩子已經要睡覺了。
我必須在他們睡著前抱抱他們,如果可以的話,也要陪他們睡覺。

前幾天也是某個值班後的夜晚,雖然前一晚沒睡,即使眼皮已經快要掉下來,還是為了父子間的承諾,陪彼得兔去看電影。

孩子們最近在學游泳,彼得兔今早在我出門前邀請我:「把拔,我今天晚上游泳課結束之後,你可以再陪我游一下嗎?」雖然上班累得要死,而且我對游泳一點興趣也沒有,晚上八點我準時出現在游泳池畔,孩子們的歡呼是對我最大的鼓勵。

我已經忘記自己有多忙了,但是我也必須記起,和孩子相處那開心的瞬間。
工作與家庭之間,要找到平衡點真的很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