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8年8月18日 星期六

世代戰爭

前幾天值班,收了一個病人住院,預計檢查做完後開刀...
等待手術的期間,有位院內醫師打給我:
「xx病患的家屬是我朋友的長輩,他要我請你多多關照。」


這其實是很常遇到的狀況,病人會透過一些關係找人關心一下,偶爾我們也成為親戚朋友拜託的對象,向某個同業同事請託。

「他有問我,要不要包個紅包給你,我有跟他說我們不收紅包!」

「不要不要!幫我回絕,別給我找麻煩!」

我們聊了幾句結束這個話題,可能是老一輩的習慣還改不過來,以為開刀前要包紅包給外科醫師...

有天在急診第一線上班,午餐時間我坐在醫院地下街...
一位中年婦人走到我桌邊:「你是急診室的醫生嗎?我剛才有看到你。」

「怎麼了嗎?」

「我先生已經在急診等床等三天了,到現在還沒有病床,你可以幫忙嗎?」
婦人面有難色地說出他的訴求。

「不好意思,這件事我幫不上忙,病床的部份真的要用排的。」

「那你可以幫我聯絡他的主治醫師嗎?看是不是我們家屬要表示一下心意...」
他說著拿了一個信封出來,我猜裡面應該有錢。

「第一:我沒辦法幫你聯絡他。第二:我可以直接幫他拒絕,這是不需要也不允許的!」

「第一天到急診的時候,他的助理有來看我們,有問我們要不要參加他主持的人體實驗,我跟先生討論完認為不要,會不會是這樣,所以他不讓我們住院.....」

「別想太多,沒這種事的!」
安慰他之後,我趕緊離開。一方面是不關我的事,另一方面我真的幫不上忙...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遇到這些事情與病人這類問題,其實行醫以來不是第一次...

我不知道過去是否真有這樣的案例,我只知道在我行醫的過程中,不曾做過也不曾聽過有同僚會這麼做...

我經常在想:「我們的前輩們,到底是替醫界造就了一個什麼樣的形象?又或者我們這一輩的醫師是否必須揹負著過往的形象走下去?」

這或許也是某一種的世代戰爭...
當某些老一輩把形象打壞,然後吃乾抹淨,卻必須由後輩來承受這些遺留下來的疑慮,甚至也有些老一輩病人對老一輩醫界的不滿,卻發洩在年輕一輩上。

不知道再過幾十年,我們這一輩會給下一代留下什麼樣的形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