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9年3月26日 星期二

收費標準

有個小女生撞到膝蓋,父親帶他來看診。


「先評估一下病人活動狀況與外觀,如果都很正常,那就建議他們冰敷吃止痛藥。如果有需要,那就照個X光。」我在座位上瞄了一眼病人,看起來能走能站,應該問題不大。

當時我正在忙別的病人的事,於是我口頭交代著住院醫師。

「病人的關節彎曲都沒問題,疼痛感也不嚴重,就是膝蓋有點腫,不過家長要求要做檢查。」

基本上,「病人或家屬覺得有需要」也是「有需要」的一種,即使「醫師認為不需要」~~

「那就照張X光讓他安心吧!」這種事跟家屬講破嘴都沒用的,我早就習慣了,如果是一般的X光或急診簡易超音波,我沒什麼太大意見。

沒多久之後住院醫師要走來找我:「他們要求要更仔細一點的檢查,例如電腦斷層或核磁共振。」

「我來處理好了!」聽起來是不太好溝通的病人家屬,我這邊剛好忙完可以去看看他們。

「急診會針對緊急的問題做評估,例如骨折、脫臼這些需要立即治療的問題,所以可以照X光檢查。其他的軟組織受傷需要時間慢慢恢復,我會幫你安排門診,如果專科醫師認為有需要,他會在門診再安排進一步檢查。」我請病人走一走跳一跳,確定沒有太大問題後,幫他們開了止痛藥還有門診預約單。

家長的表情就是「雖不滿意但可接受」。

大約過了十分鐘,我以為這件事已經結束了,家長又跑來我的座位:「我可以不要繳費嗎?X光照起來又沒事,止痛藥我們家也有,我們在急診什麼重要檢查也沒做,這樣還要收八百多塊?」

「這我沒辦法幫忙,因為已經看診了。」坦白說,我心中有無限的厭惡感,不過在急診待久了,某種程度我已經養成服務業的職業笑容,所以我面帶微笑地拒絕他。

「既然一定要繳錢,那我還是要求要做檢查。」

「剛才已經跟你說明過了唷!後續的評估建議在門診進行。」我繼續客服人員式的微笑。

「確定嗎?」

「確定。」

「不能做些什麼高階的檢查嗎?」

「目前不需要。」

他大概知道我雖然很客氣,可是沒有妥協的意思,所以喃喃自語地離開了,離去前還在抱怨繳了八百多什麼都沒做~~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同一天下午,一對年輕情侶(或夫妻)走來急診外科區。

「請你看一下她的腳,需不需要做檢查?」男生指著女生的足背,有些紅腫和水泡。

「請問您是哪一位,先坐在那邊稍等一下。現在病人有點多,等一下我再過去看。」我試著在滿滿的看診病患名單中尋找她的名字。

「我們沒有掛號,我想說先給你看一下,有需要做檢查再掛號。」

「不好意思,那麻煩你先去掛號,掛了號我再看。」

「當然是有需要做檢查開藥才掛號啊!不然掛號費不是白繳了?」

「那我幫不上忙,請借過。」然後我就不想理他們,去忙其他病人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台灣的醫療很便宜,這點基本上沒什麼好討論或抱怨的,反正政策民情就是如此。不過「繳很少錢」和「不用付錢」還是有點距離,我其實不太理解覺得「什麼都沒做,所以不用付錢」是什麼鬼心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