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9年3月17日 星期日

與世界作對的勇氣

當你跟一個人吵架,可能是你的問題,也可能是他的問題,沒有輸贏。
當你跟全世界吵架,只有一種可能,是你的問題。


急診來了個跌倒的老伯,除了背痛之外沒有其他明顯症狀。我幫病人開了一支止痛針,再照一張X光。

病人以前背部開過刀,所以有舊片可以比對。這次的X片看起來跟之前差不多,沒有新的問題。於是我建議帶藥回家吃,之後在原手術醫師門診追蹤。

「X光看不出東西啦!我要求要做核磁共振。而且我爸爸背很痛,所以必須住院徹底檢查!」病人的女兒提出許多要求,也拒絕我的建議。

「現在是夜間,除非是緊急狀況,否則核磁共振不會在這時候排;病人目前不符合做檢查的條件,我不可能因為家屬主動要求就安排。」既然家屬不怎麼客氣,那我話也說的直接。

「我要求見幫我爸開刀的醫師,聽聽他的意見。」

「下班時間,我相信主治醫師應該已經離開醫院了,我頂多聯繫值班的總醫師來會診。」當時我的想法是,請總醫師聯繫主治醫師,如果原手術醫師願意收治住院,那我當然樂觀其成。

總醫師在急診現場研究了一下病人舊病歷,面有難色地跟我說:「這個病人在我們科很出名,他最早的時候在其他醫院手術,後來嫌那邊服務不好,所以轉來本院。在本院看過ABCDE五位醫師,跟每個醫師都吵架,現在已經沒有人要幫他看了~~」

但基於職責,總醫師還是去跟病人家屬談談。

「我幫你聯絡A醫師。」
「不要!A的病人太多,對我們很沒耐心,太大牌了!」

「我幫你聯絡B醫師。」
「不要!B講話感覺很驕傲,看起來就不是好醫生!」

「我幫你聯絡C醫師。」
「不要!C的講法和A與B都一樣,明顯就是在敷衍我們!」

「我幫你聯絡D醫師。」
「不要!D太年輕沒經驗,我爸的狀況很複雜他不會看!」

「我幫你聯絡E醫師,他是最後一位幫你父親看診的醫師。」
「不要!事實上E也沒有幫我爸治好,我要再換一位醫師。」

「那你想看誰?」好脾氣的總醫師也有點生氣了,「我們科有幾十位主治醫師,你總不能要我一個一個找吧!」

「我的訴求很簡單,現在馬上做檢查,然後立刻住院!」

無奈的總醫師還是得向上級醫師報告,家屬從A醫師嫌到E醫師,同樣地,ABCDE五位不約而同,聽到病人的名字就表示自己無能為力。

這下好了,成為一宗無頭公案。

最後的苦主是當天值班的主治醫師F,F願意接手治療,但必須等檢查做完,確定有問題再處理。

這幾乎已經是最好的辦法了。

「F行嗎?聽都沒聽過的醫師.....」

「為什麼現在不能做檢查?為什麼一定要等到白天?」

「急診很吵環境很差,不能先幫我們找個病房嗎?」

總醫師表示他已經盡力了,於是家屬轉向來找我,當然我也是兩手一攤:「我也很想幫忙,可是檢查最快就是明天,我也不可能幫別的醫師決定病人要不要住院....」

僵持到最後的結果,家屬要求轉到台北其他醫學中心,我毫不猶豫地幫他辦理了自動離院。

我幾乎可以想像另一家醫院的畫面:「我在xx醫院和xx醫院都治不好,我要求馬上做徹底檢查,然後馬上住院,一定要解決我的問題!」

如果只是單一醫師與家屬的爭議,我不敢說是誰對誰錯。
單一家屬和所有的醫師都吵架,答案其實很清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