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21年11月6日 星期六

地獄下一層

國道車禍,一整車四個人同時被送進急診。

駕駛已經沒有生命徵象,現場的醫護全部一湧而上,立即啟動急救程序,插管、心臟按摩、輸液....

同車後座的太太用左手壓著右手:「快幫我處理啦!流了好多血!」

我利用急救當中的空檔看了一下他的傷口,不大也不深,目前血也止住了,不過需要縫幾針。「我們先處理那個緊急的病人,等一下幫你縫。」

「快點啦!」

我沒有理會他的催促,繼續忙那個危急病人的事。

外傷急救的可怕在於,就算這一秒暫時把命給拉回來,病人的一隻腳還是在鬼門關裡,下一秒可能又被拉進去。這個病人就是如此,時好時壞,所以整個急救程序都停不下來。

「什麼時候輪到我縫傷口?」當我走出急救室,忙著開某張檢查單,轉頭又要進去時,太太把我攔住。

「再等一下!我先忙你朋友的問題,他可能快不行了!」

「不能先幫我處理嗎?他不是我朋友,我只是搭他的便車,我跟他一點都不熟!」

我沒有理他,現場比他的傷口緊急的事情還很多。

最後病人還是沒有救回來,後面的程序就是向家屬說明經過,開立相關文件與遺體整理。

「輪到我了沒?」

「我們在急救,再等一下。」護理師安撫著這位太太。

「他不是已經死了嗎?死了不是就忙完了?可以幫我處理傷口了吧!」

護理師對他的回答非常生氣,覺得一點人性都沒有。我沒有特別的反應,雖然大家都在地獄裡,但我相信還是有層數的不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