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21年11月21日 星期日

關於伴侶

關於伴侶這件事。

我的門診這幾年,幾乎都是同一批護理師跟診,一方面工作上很有默契,另一方面因為每週見面閒聊,其實都是老朋友了。我們聊天的話題除了工作、醫院八卦、也聊許多家庭的事,我可能會跟他們談談孩子的教育,他們也有結婚一二十年後,對婚姻的看法...

有一次有位護理師聊到,他跟老公的興趣不太一樣,所以結婚的頭幾年摩擦很多,後來才慢慢找到與對方的相處模式,然後他問我:「你跟你太太的興趣一樣嗎?還是你在找尋伴侶的時候,會選擇興趣一樣的?」

被問這個問題,我一時間愣了一下,坦白說還真的沒想過這個問題~

「基本上,我的興趣是很『大眾化』的興趣,應該沒什麼人會不接受吧!工作之外的時間,就是旅行、逛接、購物、吃美食,應該沒有人不喜歡這種興趣~所以我跟我太太好像沒有興趣不合的問題。」這是我給他的回答。

然而其實我想講的是,所謂的伴侶,真的不是只有一起享樂而已。

要找玩伴還不簡單?誰不喜歡一起旅遊花錢買東西吃大餐?

跟史迪普在一起的頭幾年,因為沒有自己的房子,只能租房子,所以一天到晚搬家;後來又陸續換了幾次工作,不只搬家,還要在不同的城市中移動。史迪普已經很熟悉整個搬家的流程~找房子看房子、打包東西、聯絡搬家工司、新家再把裝箱的東西打開....

一直到幾年前才定下來。

這當中除了體力的疲累之外,不安定的感覺讓人不舒服,更別提有幾年連工作都不穩定,她每天都得聽我抱怨工作有多爛,然後幫我想下一份工作要去哪...

十多年來我們經歷過不少事,許多不足為外人道的事,工作、環境、家人、朋友、甚至財務,都是我們陪伴彼此度過難關。

前幾年去了一趟美國,把找房子搬家那一套還搬到國外,找房子、開戶、水電、汽車、保險,剛到美國的前幾週,幾乎都在搞這些事,除了原本的不安定感之外,還加上了語言、法規、鄉愁等等。美國老板也曾經問我要不要留下來,我們還真的認真考慮過,那又是一段上上下下的煎熬。

我常覺得,要找到共富貴的伴侶一點都不難。或者說,當你富貴了,一定找的到伴。

然而,先別說「共患難」了,光是要找一個可以陪自己應付許多麻煩事的伴侶就不容易。史迪普就是這樣的伴侶,雖然有時候他也會抱怨,但總是一直陪著我幫忙我。

前陣子有些事,需要跑很多地方完成不少手續,我們一站一站到各機關去處理,某一次的路上我問他:「你會不會覺得,嫁給我很累,事情永遠那麼多?」

「沒關係,一起面對。」

回到那天護理師問我的問題,我覺得要不要把對方的興趣當自己的興趣,倒不是一件最重要的事,大不了各做各的互相尊重。

我認為的伴侶,能把彼此的事當做自己的事,無論好事壞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