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21年11月6日 星期六

地獄

人來人往的急診室,擠滿了病患、家屬、其他醫院的護理人員、警察、救難人員、醫師、護理人員,原本就已經狹窄的走道,更是讓人產生壓迫感。

外頭的天氣不好,整個空氣中都是潮溼的霉味,各種亂七八糟血肉模糊的傷口,雖然隔著口罩,仍有一股血的味道。

整隻手被機器捲進去絞爛,被同事扛進急診的工人...
送餐時機車掉進水溝,送進急診時已經沒有生命徵象....
打籃球和隊友衝撞,眼鏡碎裂、血流滿面、眼睛佈滿血絲...
頸錐斷裂癱瘓,在其他醫院治療了一個星期沒有改善,家屬想來大醫院碰碰運氣的年輕人...

護理人員一個接一個病人換藥...
縫合室的手術燈從來熄過,一個縫好出來下一個進去...
急救室裡一群人圍著剛送到的大外傷患,插管、輸血、做超音波,沒多久就CPR...

電腦上的待診病患名單一直增加中,每看完一個,名單上又增加兩三個...

沒有人有時間停下來喘口氣,一早買的咖啡還擺在電腦前,從燙到熱到溫,到已經涼掉,也還一口都沒喝。

「我已經等了很久!都沒有醫生過來看我!」一個坐在輪椅上的大叔,忍不住向我們大吼,看起來應該是骨折了,可是比他嚴重需要先看的病人很多。

「到底什麼時候才有病床?我們在觀察室等三天了!」觀察室裡等住院的某個病人家屬,跑來跟我抱怨,看了一下空床狀況,我也只能聳聳肩請他繼續等。

「你們醫院這樣對嗎?感覺每個人都很忙,但是什麼都沒有處理!」正面對我的是最不穩定的病人,肝臟撕裂傷做完血管攝影,目前等待加護病房床位,只是在還有住院之前,會擺在離主治醫師最近的位子,有變化可以立即處理。

「怎麼會沒有處理?電腦斷層不是處理?血管攝影不是處理?血止住了不是處理?辦住院不是處理?輸血不是處理?」真的有點忙過頭了,家屬的問題不客氣,我也用一連串問題頂回去。

家屬一時被我問到語塞。

「我知道你很擔心,不過都已經在處理中了,而且你們的床位就在我正前方,有狀況我會馬上看到,你有什麼問題也可以直接跟我講。」

「那我們現在在等什麼?」

「觀察,等待床位,等待病情變好,也可能病情變差,所以需要觀察。」

家屬訕訕地走回座位,我長噓了一口氣,轉頭看了今天在我旁邊見習的學生一眼,他整個下午都看到我忙進忙出,處理病人,還要處理家屬的抱怨。

「老師,我覺得你脾氣很好,應對也很厲害。」終於有幾分鐘空檔,我問學生見習的心得,他這麼回答我。

「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地獄嗎?」突地,我問了他這個問題。

「老師你的意思是,工作環境很不好,很像在地獄裡嗎?」

「不只我們,大家都是。」我指著所有人,包括醫護、也包括病人家屬。「跟有病痛唉嚎中的病人,或是可能有生命威脅的人比起來,我們至少是健康的人,對病人好一點沒什麼不對。」

其實我們都在地獄裡,不必互相傷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