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21年12月8日 星期三

證明的責任

關於看病的目的。

之前的文章,討論過很多次和保險、診斷書之類的話題。我始終認為:病人(如果真的有病的話)來醫院,應該是來看「病」,而不是讓醫生為他的健康背書。延伸出來的問題就是:醫師的責任應該建立在醫療之上,其他大大小小莫名其妙的要求,都不應該是醫療端的責任~

下午三四點向來是外科急診最忙的時候,各種外傷病人不斷,一輛轎車與前方貨車發生車禍,同車四個人都被送到急診。

四個人同時掛號進急診,於是我們四組人同時去看他們。

駕駛比較嚴重,臉上有一條傷口要縫,因為自述撞到擋風玻璃後失去意識,因此有做電腦斷層檢查的必要。

另外三個人在一旁的長椅聊天,我和住院醫師去問診:「請問哪邊不舒服?」

「沒有,我們兩個坐後座晃了一下」後座的夫妻這麼回答。

「我應該還好,安全帶勒到肩膀有點痛,不過手舉的起來。」前座的男性友人把手舉得高高的。

「那請問你們掛急診的目的是?」我忍不住詢問。

「因為我們可能有事故糾紛,所以來醫院掛急診留個就醫紀錄。」

「留紀錄應該去報警吧!來醫院幹嘛?」我盡量壓抑心中的不耐煩。

「報警當然是有報,可是也是要掛急診證明我們有受傷。」

「那請問我病歷要怎麼寫?『完全沒有受傷,只是來急診留紀錄』?」

「我有撞到手。」「我有撞到肩膀。」「我有點頭暈。」三人不約而同出現了症狀。

身為醫師,我實在沒辦法趕他走或是不處理病人的「主訴」,最後的處理就是開止痛藥,開「手挫傷」「肩膀挫傷」「頭部鈍傷」的診斷書。

雖然我很清楚,這是政治處理而非醫療處理,可是我只能解決醫療問題,沒辦法解決政治問題。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疫情還沒暴發前的某天,一個爸爸帶小朋友來掛急診,主訴是四天前手被熱水燙到。

我看了半天,除了手背有一小塊發紅之外,沒有水泡沒有破皮,若不說是燙傷,真的看不出來。

「請幫我開一張診斷書,『證明』我們有因為燙傷來掛急診,我要跟航空公司求償!他們倒水的時候滴出來燙到我女兒。」

我當然還是得開給他,只是很疑惑隔了五天才來,顯然不是醫療需要,那要醫生「證明」一件五天前發生的事情,到底有沒有道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我的門診是「外傷急症外科」,所以有時候會有民眾在網路上查詢看診項目後自行掛號。

一對夫妻來我的門診,自訴是前幾天發生車禍,不過當時覺得沒有不舒服,所以沒有就醫。

「那今天有哪裡不舒服嗎?」

「是還好,不過我想來做全身檢查。」先生很客氣地回答我。

「沒有不舒服,那要做什麼檢查?」

「因為對方現在跟我談和解,所以我要檢查一下,確定沒有事。」

「你要不要考慮去健檢中心?」我也很客氣地問他。「那你呢?也是來做檢查嗎?」我轉頭問太太。

「我就是來掛『外傷』的門診,證明我有因為外傷來看醫生。」

#地獄遊記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