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yahoo.com.tw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5年6月4日 星期四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前幾天寫了一篇值班中拚命開刀的故事...
讀者的迴響很大...


對於大家覺得我很熱血的鼓勵,除了感謝之外...
我想說的是,這只是基於自己的職責與專業,做該做的事罷了...

又剛好出了幾個新聞,例如好心救人卻被告,救災不成反倒賠錢的例子...
彌漫著一種好心沒好報的氛圍...

先前有學生問我,路上看到被車撞被刀桶的人,
會不會馬上伸出援手?

我不會...

不想惹麻煩當然是考量之一...

我想談另一個觀點...
在沒有任何足以幫助他的工具之下,不宜貿然出手...

急診室裡,我有超音波電腦斷層血管攝影...
手術室裡,我有電燒機,超音波刀,甚至葉克膜...
我的背後還有加護病房或其他資源讓我運用...
所以我可以,也敢義無反顧地往前衝...

在馬路上,在捷運裡,在飛機上...
赤手空拳什麼事都沒法子做...
硬要亂弄不但不會比較好,可能還對病人有害,可能讓自己被告...

在捷運上看到有人被刀桶,
專業的外傷科醫師,除了幫他壓住出血的傷口與打電話報警之外...
沒有其他可以做的~~

很多年前,和史迪普在往美國的飛機上...
空服員廣播有乘客呼吸困難,徵求醫療人員協助...
我倆對看一眼,就決定繼續看電影...

呼吸困難,機上本來就備有氧氣...
如果吸氧氣也沒用,或許就要插管了~~
我相信機上沒有氣管插管,或其他急救的設備...
所以站出去,除了問他"先生你還好嗎?"之外,似乎沒其他可以做...

有人問我,電視上不是有演,用刮鬍子的刀片把脖子割開,
然後把吸管插進去,就可以暫時幫助呼吸?

技術上我相信我做的到,不過電影情節就留給電影吧...
真的那麼做,Peter Fu現在應該是更生人了~~

鋼鐵人之所以飛天遁地,是因為鋼鐵衣之故...
沒了鋼鐵衣的東尼史塔克,應該也不敢手無寸鐵對付絕境武士...

所以我不會主動站出來逞英雄...

我不知道有沒有法律規定,我非得站出來幫忙不可?
至少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遇到...
不過如果那天,有強制我必須站出來的規定...

我當然會義無反顧地站出來,然後理直氣壯地說:我無能為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