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6年1月15日 星期五

死亡,不是最糟的

前陣子寫了那件和家屬不愉快事件經過,
意外獲得相當多的關注與轉載,這實在不是寫這篇文章的原始用意...
甚至連文中提到的前輩,都有很多朋友私訊問我他是誰...
(我也曾一度想要公布這位前輩的臉書,讓大家謨拜一下~~)


其實我只摘錄了我們談話十多分鐘的一小段...
還有另外一段,有點顛覆我過去行醫觀念的一句話...

他跟我說:你一定是沒有把最糟的狀況讓家屬知道,他們才會情感上無法接受...

我趕緊回答:有啊!我再三強調死亡率很高,幾乎一定會死...

"死亡不是最糟的結果,半生不死才是........"
"你如果給家屬在生與死之間做選擇,當然每個家屬都會選擇拚活下來的機會..."
"你應該告訴他們最壞的結果,就是好不了也死不了..."
"可能要洗腎,可能植物人,可能要在安養中心躺一輩子..."

"我通常會用這些話,來測試家屬的誠意..."
"所謂的誠意,當然不是對醫生..."
"而是對救到底這件事的堅持..."

"如果連這樣的狀況都要救,那我可以相信他們是有誠意的..."
"也可用這種方式,來篩選掉那些不知好歹的人..."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在從事急重症醫療這些年,我對神經外科醫師有種特別的敬意...

本來每個人每個專科都有各自的專長,無所謂誰比較厲害...
不過或許是成天在治療腦袋,神經外科醫師對於"病人是否會醒",
有著不同於別人的敏感度與準確度...

無論是急診醫療或是外傷手術,我經常有和神經外科醫師共事的機會...
然而我所受到的外傷處置訓練,或是目前全世界現行的規則,
都還是強調ABCDE的治療順序...

也就是說,最優先要處理的還是呼吸與出血(ABC)這些直接威脅生命的問題...
至於會不會醒,功能如何,則還是排在比較後面的順位(D)...

可是實務操作上,常遇到當我們熱血地準備開刀止血救命時...
神經外科醫師看了片子,看了病人...
便說就算救活,也再也不會醒...
進而建議我們,甚至家屬放棄...

曾經我對這樣的態度不以為然...
總覺得我們還在拚命,他們卻用預期不好的結果,來否定前面的努力...

然而經歷過這些年,這些事,以及病患家屬們對"痊癒"的定義與要求...
我也必須重新思考,當我們一廂情願地追求"不計一切活命"之時...
所謂的"不計一切",是否製造了未來更多經濟問題,照護問題,家屬負擔問題...

我相信他們看過太多"活著卻不會醒"的植物人,
也看過這些植物人們所衍生的各種問題...
所以有時候會覺得他們過度現實甚至過度悲觀...

雖然現行的處置流程還沒改變,但或許真有一天,會變成DABC...
也就是將一切治療,建立在病人有機會能夠擁有"不止活著,更有功能"的狀態...

在真的改變出現之前,我還是只能依循最原始的規則...
但或許在病情說明之時,不會只給家屬生與死的選擇...
而要告訴他們最壞的狀況...

"最壞的狀況,不是死亡,而是不生不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