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6年1月8日 星期五

領悟

事情過去了,也該是來談這件事的時候...
談一談去年底一件和病患家屬的不愉快...


很老很老的老太太,末期心臟衰竭...
(據心臟科醫師的說法,就是心臟隨時會停的那種...)
(而且已經過了可以換心的年齡,也就是說,這顆心臟要報銷了...)
結果發生消化性匱瘍穿孔與敗血性休克...

外院不敢處理,所以轉來本院...
勇敢又倒楣的Peter Fu值班,決定幫他開刀...

手術前說得很清楚,風險與死亡率都很高...
家屬也能瞭解這是九死一生的手術...
(不開會死,開了也有很大的機會死)

結果很不小心的,被Peter Fu給救活了...
而且手術的部份完全沒有問題,腸道與傷口癒合良好...

然而,因為嚴重的休克與原本就存在的心衰竭...
病人沒有再醒過來...

於是這個不完美的結果,成了家屬們一直追打的點...
他們不理解"開刀前可以講話走路的人",為什麼"開個刀就變成這樣 "...
中間我們談過很多次,溝通始終沒有交集...
家屬打從心裡認為,是我"做了什麼"或是"沒做什麼"導致病人昏迷...
卻沒想過(或不接受)是疾病與原本就很糟的身體所導致...

最後家屬們自行推敲出結論:
護理師曾幫病人導尿,一定是導尿之後腹部壓力降低,導致腦部缺氧~~

這個推論他們問過我幾次...
我叫他們不要東想西想,還反問家屬:如果你一次尿一大堆,除了很爽之外,會昏迷嗎?

不過顯然他們沒能接受我的說明...
一問再問的結果,在最後一次說明會時我反問:你們相不相信我說的?

家屬的沉默代表了他們的不相信...

我於是接著說:很顯然你們不相信,那你們可以去問問別的醫師...

在彼此虛偽的客氣之後,他們拷貝了病歷,
我想他們會採取一些動作...

果然隔了兩天,就又來了幾個之前沒見過的家屬,到病房裡鬧...
對我們的護理人員大呼小叫...
他們大鬧之後離開了病房...
對於這些情緒反應,我可以理解是對病情的恢復不如預期所導致...
所以我一直都用客氣與理性的方式說明與對待...

最後也把我惹怒的地方,是家屬離去前的那句話:
"我有三個要求,要眼睛睜開,要能講話,要能下床,否則我就找記者來報!!"

我向來不喜歡惹事,不過我也從來不怕事...

當時我想了所有的對策...
體制內的不外乎院內投訴,衛生局調解,要不就法院見...
處置上無論是醫療或護理,我們都站得住腳,所以沒什麼好怕...
必要時我也有保醫責險可以處理...

體制外不外乎是找民代撐腰,訴諸網路或媒體...
但不管是那一種,這就是輿論戰與風向戰...
傅醫師有另一個身份是Peter Fu...
如果真要打輿論戰,那就正面對決吧...

不知是幸或不幸...
最後事情就不了了之...

不過不能否認的,那陣子讓我心情很不好...

很多時候,我以為我已經準備好面對各種挫折與挑戰...
我也總告訴跟我一起工作的伙伴或護理人員:
"不要怕,有什麼事我來面對!"

可是當事情真的發生時,我必須誠實地說...
那種慌亂,害怕,不知所措的感覺,仍殘酷地讓我自己知道,
其實我沒有自己想像的那麼堅強...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之後的某天,我遇到一個資深前輩,聊到這件不開心的事...
前輩看著Peter Fu,只是搖搖頭...
"只要是人,一定都會感到不開心...不過聽起來你犯了嚴重的錯誤!!"

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我非常意外,自己何錯之有!?

"這種家屬就是不知好歹..."
"所謂的不知好歹,就是你半夜不睡覺,替他老媽拚命,
他不但不感謝你,還要嫌東嫌西..."

"因為你是正常人,遇到不知好歹的人,當然會不高興..."
"即使再過幾十年也一樣,因為這是人之常情..."

"不過你犯的錯誤在於,沒有在第一時間,就看出這群人不知好歹..."

行醫的路上,前輩的話又讓我學到一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