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6年1月2日 星期六

領悟

今早在護理站查房,
聽到對面另一位同事和他的住院醫師討論某個病人的病情...
似乎是個嚴重外傷的病人,開刀後撿回一命...
可是因為腦傷導致失能...
家屬對於醫師叫他們出院感到不滿,認為"還沒治好就趕他們出院"...


別人的病人不關我的事...
每位醫師也都有自己處理這種事的方法...
(沒有醫師沒遇到過這種煩人的鳥事的...)

這令我想前去年底發生的那件與家屬的衝突...
細節以後再講...
簡單來說,就是一個開刀前預期"必死"的病人,
不小心被Peter Fu給救活了,但嚴重的多重器官衰竭,
病人終究沒辦法回到手術前的模樣...
或許是情感上無法接受,所以把這些結果造成負面情緒發洩到醫療人員身上...

身為第一線的外傷科醫師,這種困境我常遇到...
未來還會有更多類似的事情...
過去在我的文章裡,也常討論過這件事...

身為醫師,身為外傷急重症醫師,我的工作就是"救"!!
電光石火的危急當下,我考慮的總是"該怎麼救",而不是"該不該救"...
可是在經歷過許許多多"因為救得不完美",而衍生出的麻煩時...

我是不是該重新修正這個想法?

事故發生當下,我的工作與專業就是"拚命救命"...
可是命救活是一回事,功能是否回復又是另一回事...

當然這樣的責任不該在醫療人員身上,也不可能因為沒有救到一百分就該受到責難...
但從最廣義的角度來看,某種程度我幫家屬和自己找了麻煩...
死亡固然令人悲傷,但眼淚擦乾總有淡忘的一天...
然而不生不死無止無盡的結果,也難怪家屬會有壓力...
不管是心理或金錢...

當然對於家屬的責難,我們的立場總是:
"能把命救活就很不錯了,醫師不是神,實在不該要求太多..."
或者是"好心沒好報,救人反被告..."
可是仔細想想,還是製造出一個麻煩...
(請原諒我用這個字眼來形容這類病患,
因為他們即使在自己親人眼中,也是個麻煩~~)

面對這種必然出現的兩難,專業職責與法律都不允許我一開始就放棄,
但就因為這樣的必然,製造出家屬與自己的麻煩也是必然...

今天聽到同事的案例,再想想自己遇到的事...
慢慢悟出一個道理...

其實家屬要的不是"救活",而是一個能正常走路講話工作的人...
對外科醫師來說,犧牲某些相對不重要的器官來保命是必要之惡...
對家屬來說,沒了就是沒了...
我們很執著於昏迷指數的進步,從三分回到八分十分很成功...
但對家屬來說,只有分"醒"跟"沒醒"而已...
醒還不夠,還要能講話聊天工作...

這當然是時代的演變,人們對品質的要求早已不是幾十年前...
那種"救活就不錯了,還要要求什麼?"的時代...
就像吃飯也不再只是要求吃飽,還要吃的美味吃的精緻吃的健康...

因為從學醫以來,我受到的教育就是"拚","衝","救"!!
先把命保住,其他的之後再說...
如果沒了命,後面什麼都不用說...

我相信在足夠的法律保障出現之前,我還是會繼續著我該做的事...
然而經由慘烈教訓悟出的道理...
或許我必須重新調整這樣的腳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