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8年4月14日 星期六

熟能生巧

任何事情都須要練習,紙上談兵幫助不大。


我記得當住院醫師時,難得會有自己執刀的機會...
當時在開刀的前一晚,努力把教科書上的手術步驟背起來...
背熟之後,才心滿意足地去睡覺...
可是隔天一上手術檯,就發現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解剖構造不會和書上畫得一模一樣...
更可怕的是,有太多可能的突發狀況,書上未必會寫...

當主治醫師後的頭幾年,曾經在一家很小的社區型醫院服務過...
那時候我剛離開台中,經歷過不少搶救外傷病患的實戰經驗,
也對醫學研究和醫學教育有點興趣...

只是小醫院很難得會有什麼外傷,更少有嚴重外傷...
每次對醫學生的教學,就只能紙上談兵...
「有一個二十歲機車騎士打滑,到院時生命徵像...昏迷指數...」
我永遠只能在討論室裡,拿著白板筆用模擬的方式教學...
然而就算口沫橫飛講再多,絕對比不上在急救室裡跟著老師一起處理重大外傷病患,
只要親眼看一次,學到的就會比教室裡多得多...

有其他外傷同道問我,「槍傷處理有沒有什麼特別的?」
坦白講,沒有。
穿刺傷槍傷處理根本算不上什麼最新知識,網路上隨手一查,
多的是各種期刊與指引,照著上頭一步一步做而已。

「子彈射到胸部-->需要xx檢查、xx處置」
「子彈射到大腿-->需要xx檢查、會診xx科」
簡單講就是這樣而已。

不過在這邊工作一陣子,我還是覺得實戰經驗很重要。
能不能將這些處置真正落實內化在每日的日常工作中...

同樣的指引,在台灣也可以讀的到,同樣的檢查,台灣每家醫院都有。
理論上,只要照著做應該都一樣。

可惜,當然不一樣。

由於我們是槍傷不多的國家,所以偶有槍傷病患時,無論是醫療上或非醫療的特殊關注,都會引起軒然大波人仰馬翻~~

「是槍傷耶~好特別。」一定會有人跑來八卦,無論是病情或案情。
「槍傷要特別小心,可能會......」然後病情也需要特殊照顧,無論嚴重不嚴重。

對於一個一晚六到八起槍傷的急診與外傷科來說,
處理槍傷病患,就像我們處理買菜跌倒的老太太一樣普通...
我第一次看到前線醫師幫一個手肘槍傷的病人換藥,然後出院回家時,真的是驚呆了~

「不用住院觀察嗎?」

「觀察什麼?沒有骨折,神經血管都正常,擦藥就好了。」

「需要抗生素嗎?會不會感染?」
我問完這個問題就後悔了,他不可置信的眼神透露出我的無知~~

進修了一段時間,很多人很好奇我學到了什麼?
除了研究之外,臨床上有什麼特別的?
我覺得,前進第一線戰場,參與不只是紙上談兵的實戰...
這一年的經歷終生受用...

任何事情都須要練習。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