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20年10月5日 星期一

教育之路

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喜歡「教別人東西」的人。

國高中的時候,我會整理自己的物理化學筆記,在課後幫同學複習,或是在補習班裡幫其他人解題。每回模擬考後,身邊常圍著一群同學問我某題怎麼算,某個證明題怎麼解。

當時沒有報酬沒有錢賺,純粹是一股熱情,而且在整理的過程中自己也會讀得更熟,也享受著被人崇拜的成就感。

進入職場之後,也很喜歡跟年輕醫師分享工作的心得。教住院醫師開刀,就像當年我的老師們一針一線地教我一樣;幫醫學生上課、帶住院醫師寫論文。

這也不是為了賺錢(其實也沒錢賺),也就是醫學的傳承與自我對教學的熱情。

現在下班要教自己的孩子功課,無論是英文或數學,隨著他們的課業越來越多越來越深,我也必須打起精神認真教。曾經想過請老師教,但想想不會外人絕對不會把他們當自己的孩子來教,所以我跟史迪普決定自己來。

教自己的孩子當然沒錢拿,也不是為了省補習費才自己教,就只是希望他們更好。












前幾天中秋連假,在兩個孩子才藝課後到晚餐前還有三小時,我跟史迪普決定把握時間,兵分兩路,我教彼得兔英文,史迪普幫彼得水準備連假後的國語小考。

就跟每次教彼得兔一樣,教得一肚子火,不是單字背不熟,就是錯一堆不該錯的基本文法。Peter Fu 列出幾個很重要的句子:「你自己唸熟一點,我上個廁所回來再問你!」然後Peter Fu就氣呼呼地起身。

假日的咖啡廳坐滿了人,而且很多組都像是家教類的組合。

走回座位時瞥見一桌年輕男女,男生摟著女生解一題數學:「這個的平方....乘這個....所以就會等於那個......」然後女生用非常崇拜的眼神看著男生~~

「這樣會算了嗎?會的話香一個.........」我走過他們兩個旁邊時,剛好聽到這一句話。

「這樣會寫了嗎?再錯我就揍你一頓!」回到彼得兔的座位,我要確定他已經知道自己錯在哪裡。

在教育的路上,我自己也還有很多要學的,很多好處從來沒享受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