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20年10月22日 星期四

顧左右而言他

之前寫過一篇文章,在談「病人提出不合理要求時的表現方式」。

很多時候,病人會用迂迴的方式,講一些有的沒的,其實是為了包裝他想提出的某個不合理要求。之所以會這麼迂迴,就是因為病人自己也知道不合理,但又很想提出。

其實經驗多了之後,聽到對方的某些起手式,大概就知道他想幹嘛。我現在的對付方法,也不會正面拒絕,反正你跟我迂迴,我就裝傻到底,要不就是打哈哈帶過。

一個機車車禍的中年婦人,下巴縫了三針來門診拆線。拆完線後我照例問他需不需要開診斷書,「要!我要和對方打官司」對方這麼告訴我。

「好的,我會把你的急診與門診紀錄寫進去。」我邊說邊開始打字。

病:「我下巴還很痛。」

P:「會慢慢好,別擔心。」

病:「痛到我都沒辦法吃東西。」

P:「需要開止痛藥嗎?沒那麼誇張吧!」

病:「不用開止痛藥,可是我沒辦法吃東西就會很虛弱。」

聽到「虛弱」這個關鍵字,我有點猜到他想幹嘛。

P:「那就多休息吧!」

病:「可是我在家休息,都沒有人照顧.....」

聽到「沒有人照顧」這個更清楚的關鍵字,我更確定他的要求,但我決定繼續裝傻。

P:「那就請家人幫忙吧,要不就是鄰居或朋友...」

病:「家人都要上班啦!我需要專業人員來照顧。」

到這邊,他的訴求詔然若揭。

P:「如果你一定要專業人員幫忙,那可以請個看護居家照護,醫生幫不上忙.....」

病:「你可以幫忙的!」

P:「你要我去你家照顧你嗎?」(講這句話的時候,我注意到跟診護理師在偷笑。)

病:「當然不是啊~醫生你那麼忙。」

P:「那我就不知道還能做什麼囉!喏,這是你的診斷書,不需要再回診了。」文件交給他之後,我就請他出去了。

病人有點欲言又止,不太甘願的離開診間。

大約過了五分鐘,病人又敲門進來:「醫生我可以要求住院嗎?我跟對方在打官司,要住院會顯得比較嚴重,而且我真的很不舒服。」

「不行。」

你迂迴我就就迂迴,你明白提出要求,我就直球對決。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一個胸部撞傷一週的病人,一進診間就抱怨腰酸背痛脖子痛。我看了一下當時的急診記錄,沒有氣胸沒有血胸,目前呼吸各方面也正常。

P:「受傷當時的X光看起來正常,到目前已經過了一週,如果沒有新變化,應該是不太需要擔心。」

病:「可是我渾身都很痛.....」

P:「我可以開點止痛藥或肌肉鬆馳劑,症狀可以緩解不少。」

病:「我這個脖子痠痛,已經好幾年了,會不會有什麼問題。」

P:「既然已經好幾年,那顯然跟這次外傷無關....」

病:「我在網路上看過,有人腰痠背痛,結果發現是癌症...」

P:「機率不大,癌症不太會是好幾年的事。」

病:「我在想...是不是需要做個全身的徹底檢查?」

聽到「徹底檢查」這個關鍵字,我立刻知道他想幹嘛。

P:「可以啊!我不反對。」

病:「那你覺得我應該是做核磁共振?還是正子掃描?」

P:「都可以啊!準確度都滿高的。」我繼續跟他打馬虎眼。

病:「那我兩個都要做!」

P:「很多高階健檢中心都有提供相關服務,你可以去多打聽幾家比較一下。」說完護理人員很有默契地把批價單交給病人:「醫院大廳也有本院的健檢資訊,有專人跟你說明。」

病人沉默了幾秒:「要自費喔,不可以用健保嗎?」

「不行。」

你迂迴我就就迂迴,你明白提出要求,我就直球對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