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21年3月2日 星期二

外科醫師就是要這樣

在整個外科生涯中,我覺得當「外科總醫師」這一年,是很重要的一年。身為科內最資深的住院醫師,被賦予的責任也最重,成長當然也最快。

看一個人行醫的習慣與風格,看他總醫師怎麼當,大概可以知道一二。

這些年來我看過太多的住院醫師,有些人當總醫師的時候已經有大將之風,可預期將來當了主治醫師前途無可限量;也見過一些空有總醫師之名,但實力與態度可能跟剛入行差不多。

前幾天的外科急診,一個胸口被撞非常痛的年輕病人,急診第一時間就發現心包膜有積血,這是需要立即開刀的外科急症,病人隨時可能死亡!

我打給值班的心臟外科總醫師,簡短講了一下病情:「有個病人需要你的協助,快點過來!」

等他趕來急診的空檔,我告訴現場其他住院醫師,這個病人目前面臨的問題,以及需要緊急手術的理由。有位住院醫師突然問我:「那如果心臟外科的看法跟急診不一樣怎麼辦?如果他們覺得不用開刀怎麼辦?」

這是個好問題,臨床上確實偶爾遇到前線醫師與後線醫師意見相左的時候,或者第一線醫師急得要死,認為該馬上處理,後線醫師確有不同的看法,似乎不用那麼急....

「他不開,我會強迫他開~不然我們就自己開~」前面一句當然是玩笑話,後面那句是最壞的打算,如果病人突然有了變化,在急診開胸開心臟,技術上我也不是做不到。

沒幾分鐘心臟外科總醫師趕到急診,他親自操作一次超音波確認了我們先前的診斷,邊撥電話邊跟我說:「這要馬上開刀,我現在聯絡手術室與加護病房!」沒有遲疑、沒有第二句話、沒有推託,他很自信地向安排後續,並向家屬說明手術細節。

不到十分鐘,病人就被推到手術室了。

手術雖然不是由我執行,但我在急診一直追蹤病人狀況,約兩小時後我從電腦記錄上看到手術報告:病人的心臟被撞破了個洞,在手術修補後已經送回加護病房觀察。

今天在手術室遇到那位總醫師:「那天還好有你救了他,不然心臟撞破可是死定了!」

他被我誇獎得似乎有點不好意思:「應該的啦~我也是運氣好而已。」

「你這樣是對的!繼續保持下去!外科醫師就是要這樣,總醫師就是要這樣!」拍拍他的肩膀,要他繼續加油。

「外科醫師就是要這樣.....」我們擦身而過後,我喃喃自語著剛才那段勉勵他的話,外科醫師就是要這樣,我們就是這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