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21年3月21日 星期日

機構文化

機構文化不同。

假日的大清早,就來了一個需要「現在立刻馬上」開刀,一分鐘都不能等的病人。我拿起電話分別手術室:「上工了!有絕急(絕對緊急)刀!」

「好!我通知麻醉科和其他人員,急診那邊準備好就快點推上來。」手術室護理師跟我很熟,一聽是我打來,大概就知道發生什麼事。他的回答幾乎是不假思索,沒有因為是假日的清晨而有遲疑。

手術室裡一時間相當熱鬧,護理人員到齊了,麻醉科到齊了,值班的住院醫師與總醫師已經就位,連沒有值班的住院醫師都過來幫忙,科內另一位主治醫師也現身手術室。

「我來看看有沒有什麼要幫忙的。」「如果你需要幫手的話,我隨身可以上場。」「這種手術很難得,我想來觀摩學習一下。」熱心的大夥,真的令我相當感動。

感動在於,這麼多人就是為了救這條命而在這裡。這是一種很棒的團隊文化,份內的事做到最好,即便非份內之事,也願意付出。而不會覺得這是個麻煩、或覺得被其他人找麻煩。

「全力幫助病人」,這是我們的核心價值。

很多年前我在某家醫院服務過。

某次有個腸壞死快不行的老人,我安排了緊急手術。然而當我吆喝著夜班同事動起來之時,我得到的回應都是「齁~為什麼有刀?」「死亡率那麼高為什麼要開?」「為什麼不轉走?」

小醫院受限於種種因素,大家不想碰困難的病人,其實是可以理解。然而當時有位同事說的話,讓我到現在想起來還是很傷心:「憑什麼要把大家搞得人仰馬翻,人力的運用,並不是為了幫你滿足當英雄的成就感!」

曾幾何時,這份工作的目的是幫我?薪水是我發的?為了開一台刀,我必須一個一個打電話拜託,從麻醉科到手術室再到加護病房,大家願意做是賣我這個小醫生面子。

就在那段日子,某次接到教學部門的通知:「有住院醫師投訴你,說你安排的夜間手術太多,『剝奪了他們休息的權利』,希望你能盡量別在夜間開刀。」據說在該月的檢討會中,我被住院醫師們批得很慘,他們覺得半夜不能睡覺,都是因為我的手術需要他們幫忙。

這可真是天大的誤會,我自己開自己弄,速度又快品質又好。有些步驟交給住院醫師,純粹是基於教學的熱情,想要教他們點什麼,不是我真的需要這些人力。

把自己當人力,就永遠只是人力;把自己當做團隊,那榮耀與成就大家共享。

寫這些文字的時候,還是會想起過往的不開心經驗。不過也就是因為曾經在各種層級的醫院服務過,更讓我能瞭解機構文化的不同。

我很以現在的機構與團隊為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