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21年3月21日 星期日

絕對緊急

在所有的外科手術中,「止血」絕對是最刺激跟最有成就感的手術。

面對一個大量失血的病人,醫師幾乎不需要多做解釋:「為什麼要馬上開刀?」家屬也幾乎沒辦法猶豫、考慮、尋求第二意見。醫病雙方基本上都同意,開刀是為了止血,開刀是為了救命,不開刀就沒命了....

手術台上,外科醫師要用技術來和出血比快,看是血流得快,還是醫師縫合止血的速度快。成敗就在手術台上,生死就在一瞬之間。

值班日的大清早,我剛到醫院沒幾分鐘,就接到急診來電:「有個消化道出血的病人,剛做完胃鏡止不住血,還在持續出血中。血壓只剩五十幾,請你來評估一下要不要開刀。」

不同於其他的疾病,多多少少有一點緩衝的時間。聽到是出血的病人,那當然一分鐘都不能等,我馬上衝到急診。多等一分鐘,病人就多流一分鐘的血!

「要開刀嗎?」急診醫師問我。

「開!當然開!要救就要開!」同樣的話,我告訴急診醫師、告訴病人家屬,也告訴我自己。

「絕急刀!大家準備一下!」同一時間,我打給手術室的同事準備。所謂的「絕對緊急」,就是十分鐘內要進到手術室,全世界都要讓路的一台刀;同樣地,要啟動絕對緊急手術,也必須符合真正的緊急條件。

十二指腸的潰瘍,造成某條血管破裂。怒張噴血的血管,正一口一口啃蝕病患的生命。我和兩個同事,三個六隻手,用最快的速度找到出血點,夾住流血處,然後一針一針縫合。

「OK!血止住了!呼~~~」大約十五分鐘左右,危機解除,剩下的步驟就單純許多,把剩餘的血塊移除,做最後的檢查與傷口縫合。

「血壓還不錯,強心劑的劑量慢慢在往下調。」麻醉科那邊也傳來好消息。

這條命應該是暫時保住。

手術後我和值班的住院醫師討論稍早手術的技巧與細節,雖然這不是我第一次開這樣的手術,可是我仍忍不住告訴他們:「這就是外科醫師的價值!從事外傷醫療的這些年,被我救活的人不敢說成千上萬,但最起碼有數百人,當你看到這些一隻腳踏進鬼門關的人,被你給拉回來,我怎麼能不喜歡這份工作?」

外科醫師用他的熱血,來交換病人的鮮血;用他的使命,交換病人的生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