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21年3月25日 星期四

人生倒影

當年我在學醫時,那些老師輩的主治醫師,年紀就和我的爸媽差不多,我們的年紀也和他們的子女差不多。所以老師們看我們這些學生,就真的像看孩子。

即使時至今日,我也算是資深主治醫師了,可是那些老師們(現在都已經是院內的高階主管),還是看我們像孩子。有時候犯錯,他會像唸孩子一樣唸一下,同樣地,跟他們請託事情時,有時候也可以像小孩一樣裝可愛~~

之前遇到一個學生,表現認真又有禮貌,我很喜歡他。那天和史迪普聊到這個學生,我居然脫口而出:「真希望他是我兒子~」講完之後自己覺得這句話怪怪的,就趕緊改口:「真希望我們的兒子跟他一樣優秀!」

看待比自己年輕的工作夥伴,從學弟妹變成學生,現在變成像看孩子。不知道是身體老了,還是心態老了,很希望和年輕人拉近距離,但很多事情好像慢慢在改變。

對於自己的師長,情感上希望自己還是孩子;但另外一頭,看年輕人也像看孩子一樣。卡在這個不上不下的階段,或許算是一種初老的尷尬。

在教學醫院服務,除了醫療上看病人一天天好起來之外,另一個樂趣是看年輕醫師一步一步成長,好像看到當年的自己。

很多總醫師我從他剛入行的時候認識他,剛開始手術刀拿不穩、縫線縫不好,幾年的訓練後已經威風八面,可以獨立完成許多手術;前幾天我看一位年輕主治醫師開刀,當年我帶他開第一台刀的時候,因為自信不足,手抖到我必須扶著他的手往前開,多年過去的他,現在不可同日而語,在談笑間完成一台複雜的肝臟切除手術。

他們走過的路,就是我當年走過的路。

第一年住院醫師的某個值班夜,學長突然打電話給我:「有個闌尾炎手術,我教你開!」那種如天降甘霖般的恩惠,到現在我還記得。

第一次獨立完成了某種指標性手術,那種熱淚盈眶的感動,久久不能自己。

反覆的訓練中學會某個病該怎麼處理,無數個值班夜的磨練中,會診會看了、影像會判讀了、手術會開了...

然後當年的學生變成學弟、學弟變成學長、學長變成老師,不知不覺就變成今天的自己。當年師長給我的,現在我有義務傳承給年輕人,無論是學弟、學生、還是孩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