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21年2月28日 星期日

棋子

「外科醫師究竟是神,還是神明手中的一枚棋子?」這是我第一本書「拚命」裡的文案,剛入行時或許還有疑問,現在的我心中已有答案。

診間來了一個年輕人,精神看起來不錯,食慾也還可以,和住院期間的狀況判若兩人。

兩週前他差點死掉。

無法控制的小腸出血造成嚴重休克,電腦斷層底下怒張的血管正在一口口吞噬這條生命。看到這樣的病人,我幾乎是不假思索地做出手術的建議,沒有給家屬考慮或猶豫的空間,要救命就得開刀。

「他已經快要掛了,不開刀就死定了。」用語雖然有點粗鄙,不過我是發自內心給出建議。

手術方式其實也不複雜,就把造成出血的那段腸子切掉接起來而已~學醫時紮實的訓練與這些年反反覆覆地開同一種刀,這對大部份的外科醫師來說都不困難。

手術後隔天馬上就不再流血,加護病房躺了一兩天就轉到普通病房,又過一兩天就開開心心出院。對照回診時病人神彩奕奕、家屬如釋重負,很難想像手術前躺在急診室時的嚴重景像。

那天跟我一起值班的住院醫師知道病人要出院了,很開心地跟我說:「你救了他!我也很高興有參與這個過程。」

「盡力而為,做該做的事而已。」我跟住院醫師這麼說,當家屬對我表達感謝時,我也這麼回答。

以前剛入行的時候,曾經狂妄地自以為神,自以為可以透過手術刀改變神的旨意,改變神要讓某個病人死亡的旨意,逆天而行。

然而這些年經歷的事情多了,遇到的挫折多了,慢慢發現很多事情都不是醫師可以改變,我們只能盡力而為,但是否能夠回天,就真的只能問天。

某種程度外科醫師是在執行神的意志。

神其實沒有要病人死去,外科醫師看似「救」了病人,並不是改變神的意志,只是在神的安排下,執行這個讓病人由死到生的任務。

今天下午的外科急診,送來一個胸部受創的病人,雖然到院時生命徵像還算穩定,但超音波發現心包膜積血,有可能心臟破了隨時會猝死。心臟外科醫師二話不說,接到電話馬上安排手術,很短的時間內病人就送去手術室,這條命就救回來了。

醫師改變了病人的命運嗎?改變了神要他死的決定嗎?還是順著神的旨意執行任務,完成上天託付的使命。

我相信是後者,我們沒有那麼偉大,只是在崗位上扮演自己的角色,當一枚稱職的棋子,執行神的意志。

外科醫師究竟是神,還是神明手中的一枚棋子?」狂妄之後,謙卑之前,我有答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