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9年4月26日 星期五

仲裁者

我們只是醫療提供者。


急救室送來一個車禍的傷患,到院時已經沒有生命徵象。標準處置當然是CPR,並且快速解決呼吸與出血問題,或許還有機會把病人救回來。

可惜傷得太嚴重,病人對治療完全沒有反應,雖然還不到急救無效的時間,不過看來機會不大。救護人員表示目前還聯絡不上家屬,只有和他發生車禍的肇事者在現場。

當時除了急救的病患外,還有許多其他病人待處理,當我忙進忙出時,我被肇事者攔住,一直問我狀況。

「正在搶救!非常危險!」我沒有時間停下來和他多講。

「拜託你們一定要盡量救他,我不是故意的。」

「救當然是一定要救,只是不一定救的起來,畢竟送來的時候已經沒有心跳血壓了。」

「我真的不是故意撞他的!是他直直向我衝過來...........」我真心相信他不是故意的,也看出來他非常慌。

「我負責醫療處置,事故的部份再麻煩你跟交警或家屬說。」說完我就繼續去做事了。

後來還是沒法子救回來,病患要被送到往生室,家屬還沒有聯絡上。我向肇事者大致說明了情況與後續流程後,他跟我說:「可不可以麻煩你幫他驗個酒精濃度,看看他有沒有酒駕?」

聽到的當下我有點反感,人已經往生了,可是他想到的卻只是責任。

「要做哪些檢查檢驗,都有固定的標準流程,該驗就會驗,要驗也是為了醫療的目的。」(實務操作上我們都會抽血,除了警方需要參考之外,也確實有些意識不清的病患,必須排除酒精造成。)只是當下我面無表情,不想讓他覺得我們是「幫他驗」。

事件結束後,我繼續處裡手邊其他病人。但我看到肇事者神情落莫地坐在角落發獃。我相信他一定很害怕很不好過,事實上換作誰應該都會很害怕很不好過。

冷靜想想,對他方才的反應好像也沒那麼反感。如果是自己遇到,說不定我也會有一樣的想法。

發生意外誰都不願意,雖然死者為大,但或許對方真的酒駕呢?誰知道?
撞死人的駕駛一定有錯嗎?誰知道?
說不定真如他所說,是對方撞上來,誰知道?
被撞的人倒楣,撞人的不也倒楣?誰知道?

傷患需要盡力搶救,這本來就是我的職責,並不是我要「幫誰」。
做必要的檢查檢驗,也是我的職責,也不是我要「幫誰」。

雖然腦中曾出現各種想法,然而回歸現實,我只是醫療提供者,不是仲裁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