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20年6月12日 星期五

又過一關

關關難過關關過。


我有一些老病人,所謂的「老」是指跟著我五年以上,有些甚至是多年前我在其他醫院服務時就認識。這類病人都有一個特點,要不是開過很多次刀,就是當年千鈞一髮救活。基於長期培養的信任感,所以大小事都找我,或者是病情錯綜複雜,其他醫師想接手,也不知道怎麼幫忙。

這些病人都不必替他們預約,沒事他們都不會出現,反正有事就會自動到門診報到,或是掛急診要找傅醫師~~

壞死性胰臟炎就是其中一種,死亡率超高,就算救活也非死即傷,病人常會有各種大大小小併發症,會一直需要來醫院。

有個病人(太多年已經算是朋友了)2013年因為壞死性胰臟炎開了好多次刀,救活之後一直在我門診,但這些年當中陸續又發生過出血、感染、各種大大小小莫名其妙的併發症。

每一次都在驚濤駭浪中治好,我已經算不清他到底幾進幾出加護病房,病危通知書到底簽過幾張?

最後一次回診已經是半年前,我以為暫時沒事了。

前不久他來掛急診,這次可不得了,是很罕見的後腹腔膿瘍合併縱膈膿瘍。胸腔外科同事幫他開刀引流之後,病人一直想轉到我的病房。

和胃腸科醫師討論過,我希望能從十二指腸放一枝胰臟支架,或許可以讓膿瘍改道流回腸子,否則從胸腔引流管每天源源不絕流出來,永遠都不會好。

坦白說,我沒有把握這樣會有用。

胃腸科醫師說他可以盡量幫忙,但也沒把握是否有用。

我和家屬談了好幾次:「如果保守治療失敗或無效,就只剩下手術了。但是他過去已經開過七八次刀,這次要做壞死胰臟切除,幾乎是不可能的事!要做會死在手術檯的心理準備。」

我幾乎可預期,這是不可能成功的手術,無法想像要在無止盡的沾黏中找到腹部深層的標的物,還要克服出血與腸道破裂......

內視鏡室,腫脹的胰臟怎麼樣都放不進導管,胃腸科一試再試,我也在檢查室裡跟著著急(多年來的習慣,有些病人的重要檢查,雖然我不是執行醫師,但我都會到檢查室裡關心進度)。

「再試一次,不行我也沒辦法了!」執行的胃腸科醫師是我認識多年的學長。

「拜託你!」

最後一擊成功了,當我看到導管順利放入那一刻,有種快要哭的感動。

病人在接下來幾天,有戲劇性地進步,因為我跟病人太熟了,熟到可以挖苦他:「你真是命大~~又讓你過一關!」

感謝進步的醫療,感謝有團隊的幫忙,讓一個直接威脅生命的問題,用一個看似很普通的處置就解決。

但這其中是醫師多年的功力與經驗。

關關難過關關過,病人雖然很感謝我,但我更感謝這個強大的團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