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20年6月15日 星期一

崇尚自然

我先聲明,我是肉食主義者,對吃素的人沒有任何意見。


有個素食主義者,走進牛排館,要求廚房幫他做全素的菜色,不能有肉、不能有蛋,連油都不可以是動物油。

服務生與廚師都告訴他恕難從命,這裡是牛排館,本來就是提供肉料理的地方。這位消費者開始滔滔不絕地說教,吃肉不健康、吃肉是殺生造業....balabala......

餐廳人員沒把他轟出去,應該已經是最好的修養了。

如果覺得以上的例子很荒謬的話,看看以下的情形(非虛構、真實案例):

上腹痛三天的病人來掛急診,抽血無論是發炎指數還是肝指數都爆高,照理應該做電腦斷層來檢查病因。

「照電腦斷層會有輻射,我不想照。」

醫師花了很多口舌跟他說,做檢查的目的,以及偶爾照一次斷層應該還好。

「我不想打顯影劑,會傷腎臟。」

醫師花了很多口舌跟他說明,顯影劑對於診斷有重要角色。檢查出來有膽管結石和膽囊炎,應該要做內視鏡清石頭與藥物治療發炎。

「我不想做內視鏡,想讓它自然排掉。我不想打抗生素,會影響肝功能跟腎功能。」

醫生又得跟他說明,石頭不會自己排掉,需要透過內視鏡膽管出口燒開,石頭才出得來。

「可不可以不要燒太大?」

醫師說明要燒多大是專業判斷,沒什麼好商量的。結果膽道攝影發現有一段狹窄,必須用支架將它撐開,可以預期得到的回答是:「可不可以不要放支架?」

以上的事件都發生在急診,當處置都做完之後(真的很佩服急診醫師的耐心),急診會診外科醫師安排後續住院與手術事宜(最終應該將膽囊切除),病人跟我說:「我覺得你們西醫就是這樣!一下要人開刀切掉器官,一下放一堆不是人體自然的置入物,要不然就是給一堆人工合成的藥物,影響人的健康!自然療法才是最好的!」

這樣的病人我當然是回覆「謝謝會診,但我幫不上忙。」

我只是不理解,醫院是個提供治療的地方,來了醫院又這個不要那個不要,那為什麼不在家裡練功就好?

我決定改天去牛排館點全素餐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