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20年6月1日 星期一

拒絕的權利

臨床經驗越多年,我越來越相信「人是互相的」。病人有權利拒絕醫師,同樣的,醫師也未必得對病人的所有要求照單全收。


只要不是「見死不救」,或是「推卸責任」,醫師本來就有權利拒絕。

有個全身黃疸的婦人來掛急診,檢查後發現是膽道結石造成阻塞,因而引發嚴重的感染。身為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我被會診去評估這個病人的治療。

「目前膽道被結石塞住了,必須馬上住院,我會先安排內視鏡取石。如果石頭順利取出,那後續問題都好處理,如果取不出來,就有手術的必要。」我在電腦瑩幕前,指出造成阻塞的結石,又畫了一張示意圖,告訴病人與家屬治療計畫。

「做內視鏡有沒有風險?」病人的老公問我。

「任何治療都會有風險的,不過這應該是你目前最適合的治療。待會我會聯絡肝膽胃腸科醫師,他會詳細向你們說明這個處置的優缺點。」

於是我告知急診的同事,請先安排內視鏡治療,然後安排住院,我會處理後續問題。

沒多久急診表示,病人拒絕了胃腸科醫師的說明,認為內視鏡有風險,想要藥物治療。

「我剛才已經給你看過結石的影像了,目前造成這麼嚴重的阻塞,不把石頭取出是不會好的!跟『把肚子打開用手術方式取石』比起來,用『內視鏡夾石頭』相對安全許多,我不理解為什麼你要拒絕?」

「我想要再照一次影像,看看石頭還在不在。」

「再照一次?為什麼?幾個小時前才照過,你為什麼會覺得什麼處置都沒做,結石就會不見?」

「我這幾天小便顏色很黃,眼睛也很黃,要不要會診泌尿科和眼科?」病人指指自己的眼睛。

「小便、皮膚、眼睛黃,都是因為膽道阻塞造成的黃疸,根本的問題還是在那顆結石。」對於病人有許多問題與想法,我是覺得還滿正常的,我也不介意多說明幾次,不過不合理的要求,基本上我會拒絕。

「內視鏡治療有風險,剛才胃腸科醫師跟我說有可能會出血、穿孔....還有很多可能的併發症,我想先打消炎藥就好。」

「你確定?目前你的感染很嚴重,如果不解決阻塞的問題,可能會威脅生命喔!」基於職責,我必須再次說明疾病的嚴重性,以及不接受治療的後果。

「我想先檢查清楚,再先用藥物把發炎治好一點,才要做其他治療。我想問問有沒有其他醫師,不會一直叫我做這個做那個。」

「好的,身體是你的,你的決定我尊重,不過我沒辦法滿足你的要求。」過去的經驗告訴我,這時候不可以鄉愿。沒事就算了(說不定病人還會酸醫師:還好沒接受建議),出事的話還是醫師要扛。

「醫病彼此信任不足,請照會其他醫師,謝謝。」這無關乎責任甚或醫德,是我能力不足。

我請急診同事再詢問其他醫師意見,看看有沒有高手可以讓病人接受建議,或是有能力提供客製化需求,反正我是無能為力。彼此信任基礎不足,後續治療很難進行下去。

你覺得我不適合你,其實你也不適合我,人是互相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