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9年11月2日 星期六

比悲傷更悲傷(2)

「醫療是絕對的專業」,這句話說起來大家都認同,可是實際上很多時候不是這麼回事。


當醫師本著專業與職責做出某項決定時,除了得克服醫療上的困難之外,有時候還得面對來自行政、公關、家屬體制內甚至體制外的挑戰。

有個年輕人小時候開過某種大手術,之後的幾年常因腸沾黏住院,每次都是點滴打幾天就能改善出院。

這次又是一樣的症狀,只是運氣沒那麼好,影像顯示腸子已經完全塞死了。長期治療他的醫師剛好出國,由另一位代班的醫師收治住院。

這位醫師建議手術,然而家長認為過去幾次都只要保守治療就可以,這次應該也差不多,因次拒絕了建議。當時病人雖然腹脹,但倒也沒有什麼緊急狀況,雙方講好再觀察一兩天。

三天過去病人持續沒有排氣,鼻胃管的引流量也顯示腸子完全阻塞。

「觀察這麼多天都沒有改善,我建議應該要手術,再拖下去恐怕會有併發症。」這位醫師做出他的專業判斷。

「請問x醫師回國了嗎?我們之前都是給他看的,想聽聽他的意見。」

「x醫師還在美國,預計還要一週才回來,我怕病人撐不了那麼久......」本著專業與職責,他真心地給病人和家屬建議。

「我和你們醫院的董事長還有行政中心的xx主任很熟,看看能不能再想點辦法,我們真的不想開刀。」越小的醫院,主管越多頭銜越大。鄉下小醫院什麼不多,就是「高層」最多,東一個董事、西一個主任、又或者一堆頭銜超長的執行長~~

基層醫療的病患家屬,常會搬出自己認得哪個「高層」。

「『腸阻塞需要手術』,這是專業建議,跟你認識誰無關!無論病人是誰,或者病人認識誰,我的建議都是一樣!」會談沒有結果,他在病歷上寫下「已經做出手術建議」的文字,表示自己已善盡告知之職責。

半小時候他接到電話:「這邊是行政辦公室,您有建議一位病患手術,他的家人和x主任是好朋友,家屬不希望手術,因此x主任請您幫忙想想辦法,可否保守治療就好。」

「我會幫x主任轉達關心,可是醫療是專業建議,行政部門的角色恐怕有限。」

隔天病人依然是沒有起色,他依然建議手術,家屬依然拒絕。

「你們高層有打給你了嗎?」病人的父親突地這麼一問。

「喔....有啊!x主任有表達他的關心。」

「那他有跟你說,我們不想開刀嗎?」

「有是有,可是你兒子的病情沒有好轉啊?又不是x主任打一通電話,腸子就會通?」「沒關係!開刀的事我就講到這兒,你們自己考慮就好,我不再多講了。」「或者,反正你認識很多高層,看有沒有哪位醫師有辦法,可以請他接手,我可以協助辦理。」劈哩趴啦講了一串,幾乎可預期醫病關係大概好不到哪裡去了~~

帶著一肚子火走回辦公室,突然他的電話響起:「我是x主任,你是不是跟我的秘書,還有我的朋友說,找我也沒有用!?」

「啊.....我~~~~」對這個突如其來的問題,一時間他不知道怎麼回答?

「你知不知道你的薪水是歸我管的?你看看下個月薪水,就會知道來求我有沒有用!」

在二十一世紀的台灣,真的很難想像,還有把員工當做家奴的經營者。這種「你得罪我,我就扣你薪水」,不就十足是對待奴隸的嘴臉嗎?

當前輩告訴我他多年前這段不快的遭遇時,聽在我耳中真的不是只有悲傷可以形容。前輩現在已經投入醫美事業,自己也已成為醫療經營者,我不知道這段經驗是否是他離開那家醫院的理由之一,又或者會否影響他現在的經營哲學。

醫療專業?面對許多非醫療面的挑戰,我不確定專業人士能堅守專業多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