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22年4月18日 星期一

答客問

今天有一場演講,會後聽眾提問:「你如何保有教學生帶學生的熱忱?」;昨天和總醫師一起開刀,聊到外科師徒的話題。

我對兩個話題的看法與答案都差不多:「我向來是用交朋友的方式看待『目前』的學生,『目前』是學生的人,終有一天會成為我的朋友甚至事業合作夥伴。」

這些年來,我遇過很多「曾經」是我的學生的人,有些現在是我的好朋友、大家平起平坐都是同事,也很多人在不同領域發展得非常好,我有很多事情還需要請教他們。

或許當年他們「曾經」是我的學生,可是時隔多年,我還可以(或應該)用老師的態度對他們嗎?我討厭有些人倚老賣老,因為比我資深,就以我的老師自居,我當然也不應該這樣對年輕人。

我很清楚人跟人的關係是動態的,我們都在彼此人生的某一段時間,用某種關係相處著。以前的師生將來可能是同事;以前的戀人若有緣會成為伴侶,大部份則又會回到陌生人的平行線...

回到一開始的話題,我本來就是愛交朋友的人,透過與學生的相處中,我交到很多朋友,這些人將來到了職場,也可能會是我的夥伴,所謂的「教學熱忱」,某種程度也是幫自己結善緣。(光是有些親戚朋友在其他醫療院所就醫,提到我的名字時,對方回答「我是傅醫師的學生」,就足以讓我覺得這些付出是值得的。)

另外就是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有些人我實在不怎麼喜歡,不過我始終自我要求,要有基本的行禮如儀,誰知道幾年之後彼此會發生什麼事。我見過太多人衝動不留情面,結果對方後來又成為同事,還變成自己上司的慘痛例子.........

我對學生向來不錯,不過他們只是「此時」是我的學生,對他們好就是多個朋友,所謂的「一日為師,終生為父」,我不認同也不存在我對學生的關係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