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8年11月3日 星期六

感覺與道理

有個很老很老的病人,因為腹膜炎手術。年紀很大,本身疾病一堆,手術前已經休克,預期應該會死亡。醫療團隊費了九牛二虎之力,讓病人挺過手術後的敗血症、多重器官衰竭、肺炎等等。終於轉出加護病房,進入後期療養階段。
家屬很感謝我們的照顧,直說還好有我幫他開刀。不過我不敢居功,因為如果沒有後端的重症團隊支援,病人一定沒辦法熬過來。

轉到普通病房後的一週,我開始跟家屬們談後續出院照護事宜。不過卻遇到困難,家屬對於我請他們出院一事有些抱怨。

這種事其實常會遇到,即使醫療的結果是好的,也無論醫護團對付出多少努力,只要在醫療過程中有一點點令病人或家屬「感受不好」,很可能就會好事變壞事,前一秒的感謝,下一秒完全翻盤。

要失去病人的感謝其實很容易,就是一個「感受」問題。 

上週有個單純住院打抗生素治療的病人,原本的計畫應該是藥物療程結束後出院。結果不預期地發生一些非我本科專長的問題,於是一整個星期我都在處理他的事。

「我很誠實地告訴你,目前的問題不是我的專長。不過我會幫你想辦法,幫你找專家解決。」家屬對病情的變化非常焦慮,對這樣的病人我每天會多看幾次,然後不斷地排檢查與會診。

「醫生謝謝你!謝謝你一天看這麼多次,雖然不是你的專科的問題,可是你還是這麼關心!」雖然我對家屬坦誠其實我一點都搞不清楚他現在的突發狀況是什麼,可是他卻很感謝我。

要得到病人的感謝其實也沒那麼難,還是「感受」問題。

更別說以前我見過許多同僚或前輩,讓病人與家屬的感受超好。明明醫療決策或處置問題一堆,但是把「感受」給弄好,病人與家屬還是感謝的不得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現在比當年初入醫界時比起來,當然是資深許多。越來越能瞭解前輩常掛在嘴邊的告誡:「醫療是一門藝術。」

以前不懂,明明醫學是一門科學,理應說一是一說二是二,怎麼會有模糊的空間?

我常幫學生上課,也都會要求學生們瞭解醫療的各種標準,所說的每句話都必須有數字佐證,而非用含糊的「還好」、「很高」、「不佳」這種非科學的形容詞交代。

醫學當然是一門科學,若是只論科學,當然只有「是」與「不是」兩種答案。

然而醫療並不是只有醫學而已,甚至我懷疑整個醫療過程中,純粹醫學的部份有沒有超過一半?換言之,醫療過程中可能有一半以上的努力,不是治療疾病,而是治療感受。

大部份的人,都是「重感覺而不講道理」。

行醫越多年,感受越來越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