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8年12月14日 星期五

時空旅人

「手術的部份,目前看起來沒什麼大問題。不過老人家的翻身拍背抽痰,就必須要家屬多用點心。」有個很老很老的病人開完刀,我查房時交代家屬要做好後續照護。


「是的!教授!您的吩附一定照辦,不會有任何推遲!」家屬每次看到我,都會立正站好(是真的立正,只差我沒跟他說「稍息」~),然後總是教授長教授短地叫我。

自從換上副教授的白袍後,偶爾會遇到病人或家屬喊我「教授」。可是坦白說,實在沒什麼飄飄然的快感,反而是不自在的成份居多。

甚至被這樣一直叫,我都懷疑到底是真心的,還是帶點挖苦的成份~
(可能我自己內心裡,還沒有很認同這個頭銜,總覺得距離這個頭銜,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各方面病情都穩定不少,可以準備出院回家了。」這天巡房時間,我向它家屬說明出院的建議。

「是,謝謝教授!家母命是您救的,我銘感五內!」又是立正站好答話,弄得我哭笑不得。

「不要叫我『教授』,拜託!叫我『傅醫師』。」

「不行!從小我的家教就是,要尊敬大夫和夫子,更何況您兩者都是。」家屬依舊立正站好回話。

「好啦!好啦!隨便你~~」我有點招架不住地逃離病房。

「教授早安!!」門診回診當天,他帶著母親一早就來報到,我還沒走進診間,他已經在門外大聲招呼,弄得我很不好意思~~

看診結束,我告訴他治療告一段落,暫時不需要回診。

「謝謝教授,我們全體家屬對您的大恩大德沒齒難忘。」

住院期間我一直想不出一個最適合的形容詞,來描述他每天跟我的對話,直到此刻聽到「沒齒難忘」,我突然想到了最佳形容詞。

老派!

哪裡會有人把「沒齒難忘」當做生活用語的啦~~就是老派~~

「您快別這麼說,基於職責,為所當為而已。」要老派是吧!老文青Peter Fu也可以很文謅謅。

「我知道我母親的病情很重,然而您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可謂膽識過人。」

「不敢!略盡綿薄罷了,凡事盡人事,其他聽天命。」

我本來只是覺得他講話有趣,可是他好像越談越認真。

「歸去來兮!教授我們後會有期~」最後離開前他這麼說。

我覺得我應該去換古裝,我的病人是時空旅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