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8年12月20日 星期四

折磨

連續寫了好幾篇的「賺錢文」,今天又在險象環生中度過一天。

有個年輕的機車騎士與大車擦撞,送到急診時意識清醒,不過就是頭痛。電腦斷層顯示有微量的腦出血(真的很微量),神經外科的會診意見為繼續觀察。

由於檢查已經做了,會診也會了,後續動向也大致確定,基本上這個病人大概就不會再有新的處置。

在急診觀察中的一個多小時中,病人的意識還是清醒的,但就是變得有點遲鈍。家屬很擔心地來問了我幾次,起初我的判斷是覺得還好,畢竟意識沒有明顯變化,而且一個小時前才做過電腦斷層。

後來我自己想想覺得不對,微量的腦出血沒道理這麼遲鈍。

於是我又安排第二次電腦斷層,距離前一次檢查不到兩小時,這是我過去不曾做過的決定。

「再做一次?你確定嗎?」住院醫師對我的決定有點疑惑。

「做吧!病人怪怪的。」不同於過去總能夠引經據典講出理由的自信,這次我自己也有點猶豫,不確定這麼短的時間重複檢查是否太浮濫。

檢查的結果令人大吃一驚,映入眼簾的是超大一坨腦出血,和一小時前天差地遠!

後面的處理方向當然變成緊急手術與加護病房。

處理完這些事情後,我頹然地坐在電腦前喘氣,回想稍早的驚險。要是沒有理會家屬,嫌他們一直跑來找我很煩,要是我一直以原本檢查的結果為準,要是我一直覺得繼續觀察就好,要是...要是......

任何一個環節都可能中斷自己的行醫之路。

住院醫師、學生、護理師都很佩服我的敏銳,然而對於這些恭維,此刻我一點都沒有開心的感覺。我自己很清楚地知道,只是這次運氣好罷了。

換句話說,要是哪次運氣不好,過去所有的努力都沒了,幾百幾千萬的賠償想必少不了也跑不了。

上班很累、鳥事很多、壓力很大,我向來都可以克服。但我已經很久沒有像今天一樣,突然有種「我為什麼要做這個?」「我為什麼要這樣折磨自己?」的衝動!

已經下班好幾個小時了,可是我還處在驚魂未定的情緒中。

我為什麼要這樣折磨自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