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9年1月4日 星期五

心境轉折

除了專業學理之外,我常在閒聊間跟學生講些自己的行醫心得。從以前剛當主治醫師時如此,現在我發現資深之後更是如此。


我覺得「十年」對主治醫師年資來說,是個很特別的門檻。不只是對疾病的判斷力、手術技巧或是突發狀況的困難排除能力,十年後的現在跟十年前的自己,有很明顯的進步之外...

心境的轉變也很大。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門診來了個男大學生,上星期摔車之後縫了幾針,這天他的媽媽陪病人來門診拆線。

「拆完線是不是就可以碰水了?」男大生這麼問我。

「簡單的沖澡淋浴可以,游泳泡澡泡溫泉可能不太適合。」

「是嗎?不行嗎?」病人似乎對我的說法有點懷疑。

「我不建議,有時候會有發炎的可能。」

我才剛說完,病人的媽媽立刻打岔:「我就跟你說不行嘛!你還要問!」「醫生,他明天要出國啦,說要去沖浪。」接著他媽媽轉頭跟我說。

「那貼人工皮呢?人工皮不是可以防水嗎?」病人似乎不死心。

「是可以防潑水沒錯,不過衝浪我覺得可能不行,而且海水不是很乾淨。」

「沒關係,那我貼人工皮好了。」

「好啊!你想好就好。」回答完最後一個問題,我準備讓病人離開。

「醫生你覺得真的會感染嗎?」離去前病人又問我一次。

「既然你心意已決,這個問題就沒什麼好問的了。走出這個門,我不認識你,也沒辦法給你建議。」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以前剛入行的時候,我相信我會很篤定、且「自以為苦口婆心」地勸告病患,原因是我認為自己「有義務」告訴病人怎麼做最好。

不知道現在是看多了還是麻木了,十年後的自己根本懶得多說,反正我只講一次,願意聽就聽,不願意聽就算了,那是你家的事。

「你家的事」是我這些年心境最大的轉變,我只要顧好自己的工作、自己的身體、自己的家庭就好。

在工作上,我還是努力把事情做到最好,也會努力把病人給治好,不過那是基於對職責與專業的自我要求。

至於病人要怎樣,那不關我的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