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9年9月11日 星期三

省話

從小我是一個非常愛講話的人,喜歡跟同學聊天、上課時吵吵鬧鬧嘰嘰喳喳,一直以來都是老師或風紀股長的頭痛人物。每回班親座談,Peter媽總是會被老師提醒:「你兒子實在是太愛講話~~」


某種程度,這樣的個性很適合我現在的工作。和病人多聊一點拉進距離,可以講很多話講很多次來說明病情;對於醫學生,只要我有空,也會願意多跟他們談一點多教一點。

然而這樣的個性,仍然抵不過偶爾出現的職業倦怠。

最近住院病人的狀況都不太好,醫療之外也有些事情心煩,我變得沒那麼愛說話。

前幾天的文章談到,病人常會用迂迴、拐彎抹角的方式,想要表達某些訴求。最近的自己有點失去耐心:「你希望我幫你什麼忙,直接告訴我。」當他還在暗示時,我已經開門見山了~

有個病人家屬要求特別多,一下要求做這檢查、一下要求開那個藥,然後又不想等排程要求插隊,還要求要「多住幾天」。

忍了幾天我受不了,請他今天就出院,家屬講了幾次講不通,就告訴我他有一個什麼親戚是高層主管。

「你請他跟我聯絡,我自己跟他說,高層主管不會不知道我的電話。」說完我就離開,然後也請他離開了。

一個開完刀一段時間的老太太,各方面恢復都不錯,只是體力還差了點,我好幾天前就預告可以在週六出院,後續回家休養。家屬雖然有點希望繼續住,可是看我很堅決,也同意週末回家。

週五我去看病人,一位很少出現的女兒,見面不太客氣:「是你堅持我媽媽一定要星期六出院嗎?」

「嗯....不一定。」

「你現在又不堅持了?」家屬似乎有點勝利者的得意。

「你們想要今天出院也可以,不必非等到明天。」然後我就走了。

最近處於嚴重的職業倦怠中,我都不曉得到底是自己造成的,還是週遭一堆奇奇怪怪的人與事造成的。

請原諒我最近少講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