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21年2月24日 星期三

緊急檢查

急診的病人很緊急,所以我們可以提供病患「快速」甚至是「立即」的檢查與治療。

很悲哀的是(我用悲哀,而不是可惜),這只是理想狀態。以我所服務的外科急診來說,有一大部份的病人是「心情很急」,而不是「病情很急」。

打著石膏的中年人慢條斯理走進急診,問診之後才知道,他因為骨折在其他醫院已經做完檢查,也安排好預計開刀的時間,「我想說來你們急診比較快,我不想等到之後再開刀~~」

一個爸爸推著坐在輪椅上的小女生進急診,住院醫師問診後,似乎遇到困難,回頭向我請示該怎麼做:「病人去過骨科門診,骨科幫他安排了核磁共振進一步檢查,可是檢查要排到三週後,病人的家長不想等,所以來掛急診要求馬上做。」

「不行!沒有辦法。」我一聽就知道這是不合理的要求。

「我知道...可是我講不過他.......」

看來我得親自處理,於是我起身走向父女。

「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我露出一貫的職業笑容。

「我們想來做核磁共振,門診排到太久之後了。」

「不行,沒有辦法!我直接拒絕。」笑容歸笑容,這沒什麼好客氣的。

「為什麼不行?急診不是隨時都可以做檢查嗎?」病人的爸爸提出疑問。

「緊急的可以,脊椎斷掉要馬上開刀的可以,其他的不行,請你照原本的時間來做!」

「喔....那我問一下他媽媽的意思。」說著爸爸拿出手機。

「不用問了!我已經幫你做決定了,退掛號吧!」我交代護理人員幫病人退掛號,也告訴住院醫師有事我來處理就好。

接下來的十分鐘,家長陸續來找過我幾次,起先是拜託說女兒很痛,然後是威脅與抱怨。不過見我都不理他們,後來就悻悻然地離開了~~

我覺得這是一個很糟糕很悲哀的狀況,糟糕的是病人居然會提出這種「明顯不合理」的要求(我絕對相信這對父女不會不知道,這是不對而且是過份的要求);悲哀的是有時候其實是會得逞,不見的每個人都像我一樣「不近人情」。(這是他們離去前對我的抱怨)

技術上來說,以急診的資源,我幾乎是可以隨時找到各專科的醫師來會診,也幾乎可以安排各種高階複雜的檢查。可是這些資源,應該是用在真正緊急有需要的人身上,而不是「心情很急」的人身上。病人也知道急診有這些資源,因此來急診碰運氣、套交情、拉關係的人不少,有時候就可以如願。

然後也不是每個急診同仁都像我一樣「敢」擋。

所謂的「敢」,不是指膽子有多大,而是在這種環境做久了,臨床上當然看得出哪些是真正的緊急;和奧客交手多了,溝通上也自然會有一套處理方法,知道擋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以及要如何應對。

可是遇到比較弱勢的醫院(多的是拿著雞毛當令箭的病人,多的是一張院長信箱就全院雞飛狗跳的醫院)或是比較嫩的醫師,可能就這樣被拗過去,增加同仁無謂的負擔,增加健保資源無謂的浪費。

最糟的是,整個價值觀的崩壞。

與其自我要求絕不妥協之外,為什麼民眾沒辦法自我要求,不要做這些無理無謂的要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