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22年6月11日 星期六

自動離院

有個住院中的病人,原本預計要出院了,可是出院當天的檢查顯示還沒有完全好。(我的習慣是在出院當天抽血,數值改善的話,就能放心出院;換句話說,如果還沒到出院的標準,我就會請病人繼續治療。)

病人已經把行李整理好,等我來宣布他可以出院。

P:「抽血的數字沒有很漂亮,我建議再待幾天,抗生素治療要繼續,過兩天再抽血看狀況。」巡房時我告訴病人還不適合出院。

病:「可是我行李都整理好了,明天有事情要去辦耶!」

P:「沒辦法,以目前的狀況出院有點冒險,我怕回家沒多久,你就會又再來掛急診。」

病:「真的不能出院嗎?出院會怎麼樣嗎?」

P:「我沒辦法告訴你會怎麼樣,只是你如果因為病情沒好再回來掛急診,一切都要重來,你會很麻煩,我也會很麻煩。」

病:「真的不能出院嗎?我今天一定要走。」

P:「好。」

把相關文件完成,以及在病歷上註記已經告知離院的風險後,我就請病人簽切結書離開了,我沒有花很多時間糾結在這種事情上。

防疫期間,病房一床難求,很多病患都必須在急診待床,有時候一等就是兩三天。

住院醫師向我回報:「有個病人不耐久候,如果再沒有病房,他就要自動離院。」

「好。」

再跟病患確認一次他的意向之後,我就請他簽切結書離開了,這種事情沒必要一直糾結。

xxxxxxxxxxxxxxxxxxxxxx

醫療工作這些年,我一直有個想法(或堅持):我會很認真處理每一個病患的病情或傷勢,那是基於我的職責與專業,不過我沒有「關心」他的義務,更沒有「說服」的義務。

基於專業,我會告訴病人你必需住院、手術或接受某項治療。

基於職責,我必需告訴病人不接受我的建議,可能會有哪些風險。

當專業與職責已經完成,我的任務也完成,病人有權利拒絕我的建議,也自然必須對這個拒絕負責。我向來不強求、不勸說、不說服病患留在醫院或是接受我對某些治療的建議。

我不知道其他同業怎麼想,不過當我不再糾結這些事,心情與時間都會輕鬆很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