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9年10月12日 星期六

起手無回

你永遠有考慮的權利。


有個膽結石的病人,來我門診很多次,每次都對我建議的手術猶豫再三,最後一次他終於決定開刀,也照預定日期住了進來。

隔天開刀日一早,我先去跟他打聲招呼,告知他等一會兒就換他了。

「真的要開嗎?我覺得最近沒那麼不舒服了。」

「看你決定。在我手術刀還沒劃下去之前,你都可以改變心意。如果不想開,隨時可以出院!」

說完後我就走出病房,病人的兒子追出來:「 醫生不要生氣!我爸爸只是很怕痛,再麻煩你去說服他一下。」

「門診我講過很多次了,我建議先想清楚再決定。」

沒多久病人還真的決定出院,我交待住院醫師幫他辦出院,也不必再約回我的門診。得知手術取消,我馬上安排了和史迪普的午餐約會。

我猜他可能繼續忍著,到某天遇到某位有緣的醫師;也可能馬上轉到下一家醫院,由另一位值得他信任的權威執刀。

有些來自急診的病人,可能罹患了某種嚴重疾病,需要立即手術,否則會有生命的威脅。由於病人的選擇不多(在死與活之間,應該很少人會選擇死;又或者事態緊急時間有限,病人也很難選擇醫師),當我向病人與家屬說明手術的必要性與風險後,很快就會進入治療。

然而有些病人沒那麼急,可以住院檢查後再開刀,或是在門診追蹤一段時間再處理。

這類病人在手術前,我會花點時間跟他們談談。除了醫療本身的細節之外,我在病情說明的最後,都會加上這段話:

「在手術刀劃下去之前,你隨時可以改變心意。你有權利接受我的建議,也可以去網路上或其他醫院打聽一下。如果有其他的打算,不用怕我會介意,這是你的權利。」

「很多我的病人,病歷copy之後去了其他醫院;同樣的,也有很多病人帶著其他醫院的檢查報告來找我。」

「你不是非讓我治療不可,我也不是非幫你開刀不可。」

當我跟病人說完這些話,偶爾住院醫師會問我:「你不會覺得不舒服嗎?或者覺得很可惜,少了一個病人?」

坦白說,剛當主治醫師的時候會介意,總覺得是病人不信任自己,是不是自己哪裡做得不夠好。後來慢慢覺得(或者說是習慣),其實醫病之間真的是有緣份的。有緣的病人,你想躲還躲不掉;無緣的病人,求也求不來,況且強求來的緣份通常不好。

我曾經遇到過,手術進行到一半,家屬突然打電話進手術室,說打聽到院內某某教授,想請這位教授直接到手術室接手~~

「這恐怕沒辦法,因為胃已經切下來了。不過我可以先把傷口縫起來,之後再問xx教授要不要開下半場~~」我在電話中這麼告訴家屬。

也曾經遇過切膽囊的病人,開完刀隔天跟我跳腳,說不知道膽結石要把整個膽拿掉,他以為只要拿結石而已~~

「來不及了,同意書上都有寫,你簽了,我也開了,膽也拿掉裝不回去了~~」

你永遠都有考慮的權利,在起手無回之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