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20年5月13日 星期三

雙向溝通

醫病溝通是醫學訓練裡,相當重要的一個部份,有時候甚至比醫療本身還要重要。


良好的溝通與說明,常可以化解醫病之間不必要的誤會,甚至消弭可能的醫療糾紛;同樣的,即便醫術再高明,也可能敗在溝通不良之上,使得好事變壞事。

我們總是自我要求,或是要求年輕醫師,必須強化溝通能力。

然而反過來看,我常被病人講的話氣得要死,我也很壞疑到底病人是真的這麼想,還是單純不懂溝通技巧。

多年前剛當主治醫師的時候,某晚值班去看一個需要開刀的病人。在我說明完手術的必要性與可能的風險後,家屬指定要求某位教授級醫師來處理。

「指定主治醫師是病人的權利,我當然尊重。不過現在是半夜兩三點,我相信這位前輩現在應該不在醫院,我不確定他是否會半夜來替病人手術,以病人目前的緊急狀態,我認為等到明天早上,可能會有危險。」其實我很習慣病人或家屬,想要找某某名醫的心態,要在幾分鐘內就把自己的生命,交給眼前素昧平生的值班醫師,有疑慮也是正常,所以我沒有什麼不高興,就只是把權利義務再宣告一次。

「那.....我們可不可以指定資深一點的醫師來會診?」病人的女兒這麼告訴我。

「我是今晚值班的主治醫師,應該也只有我在醫院。如果家屬想要指定任何非值班的醫師來治療,那我的回答就跟前面的問題一樣。」

「你會開的話就給你開好了。」病人蜷曲在病床上,雖然很痛苦,仍然蹦出這句話。

「不好意思,我的經驗很少,一點把握也沒有。」

這麼多年過去,這個場景常出現在我心中,一直想不透他們只是單純不會說話,還是瞧不起人。(其實我相信是後者,不過我無所謂,炸彈不碰也好~~)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有個重大外傷的老伯,在急診時因為大量內出血而休克,我告知家屬必須立即手術。必要的術式是將整個肚子打開,仔細檢查所有出血處,必要時可能需要用止血紗布填塞,進行階段性多次手術。

「為什麼不能一次開完就好,是你的技術問題嗎?」家屬拿著手術同意書,一字一句檢視著我寫的內容。

「不是技術問題,是病人目前的重傷問題。」跟家屬爭辯自己技術好不好,其實是很無聊的事,所以我不打算回應這句話。

「要開腹手術?不能用微創手術嗎?是你的經驗還是技術問題?」

「都不是,而是『病人現在已經快要死掉』的問題。」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真心覺得,溝通這種事,醫生要會,病人也應該要會。就算真的不懂溝通,至少要有禮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