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20年5月17日 星期日

悲慘比較

跟別人比慘。


前幾天在急診,基於維護病患安全與隱私,我拒絕了在電話中解釋病情。沒多久就被趕來的家屬大小聲、嗆我要告死我、還要去衛生局投訴我。

雖然說這種事情見怪不怪,但下班後難免心情受到影響,只是跟史迪普抱怨一下也就過去了。

隔天是假日,起床後氣也就消了一大半。稍晚帶彼得水去參加某個為孩子舉辦的兒童課程,我們預約的時段是下午四點半,孩子們進去教室後,我就坐在家長等候區裡。

大約五點鐘時,一個媽媽帶著孩子急急忙忙衝進來,表示自己有預約,不過因為停車問題而遲到。接待的工作人員告知,已經開場半小時,為了不干擾課程進行,已經不能進場了。

於是家長開始抱怨,先是碎唸明明有預約,卻被擋在門外;接著又抱怨只上半堂課是他自己的損失,又不是教室的損失,憑什麼不讓他進去。

工作人員很有耐心地向家長說明,然後我坐在旁邊偷聽~~

「你大聲哭吧!是他們不讓你進去的,哭越大聲越好!」家長居然這麼跟小孩子說,還好小孩滿懂事的,自己拿了本故事書看,不吵也不鬧。

「我要跟你們負責人講,說他請的工讀生不講道理,得罪客人!」

「不好意思,我們老板現在人不在,還是您要下週一再過來。」工作人員真的很無奈,連我在旁邊偷聽,都替他感到可憐。

「還要我再跑一趟?你現在就馬上給我聯絡!」

然後雙方就僵在那裡。

那個家長真的吵了好一陣子,都已經快要下課了,還在盧同一件事。

「我要投訴消保官!」

「喔。」工作人員也只能「喔」一聲。

「消基會電話幾號?」我覺得嗆人嗆到自己不知道電話號碼還滿糗的。

「不好意思,我們沒有消基會電話。」

「你們沒有?所以你們是吃定沒有人會投訴你們是吧!」(其實我不太理解認為兒童教室會自備消保官電話的邏輯。)

最後的狀況是他終於找到電話了,可是那時候是假日所以沒人接。(我猜他應該會打到行政院或總統府,去抱怨消保官假日不接電話~~)

我和彼得水離去前,工作人員來幫我們註記上課次數,我小小聲跟他說:「辛苦你了,加油!」

「唉,這種家長常有。」工作人員也小小聲嘆了口氣。

「謝謝你。」

跟他們比起來,我突然覺得前一晚那算什麼?用跟人家比慘的方式來自我安慰,某種程度是自我成長,也是另一種悲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